【伞修】苏沐秋生贺 习惯

   

       叶修是被冻醒的。

       他眼都没睁便习惯性地往被子里面拱了拱,却没有触到熟悉的体温,也没有人横过一条手臂把他圈紧。迷迷糊糊地愣了半晌,他才想起来苏沐秋不在家。

        呆愣地坐了一会儿也睡不着,叶修索性掀开被子赤脚走到窗边,撩起窗帘朝外看去。外面暮色沉沉,白天的雨夹雪已经变成了真正的雪花,在草木和街道上覆了薄薄的一层。叶修从小在北方长大,当年真的以为南方暖和到冬季不需要供暖,拉起叶秋的行李说走就走时也是随手买了一张去往南方的车票。

        然后在杭州度过的第一个冬天,他冷得只想抱住家里那台散热差的破主机不放手。

        “苏苏苏沐秋,你们南方冬天怎么回事啊……”

        “你先起来,我要给主机清灰,不然这个温度主板又要烧了。”

        刚过十五岁的苏沐秋还是个正直的少年,关心电脑超过关心同居人的身心健康。

        短短两年之后,苏沐秋已经变成了:“冷吗?过来抱着我呗。”

        叶修心里唾弃着天生体温高的人,身体却毫不犹豫地乖乖靠了过去。他已经和苏沐秋在那张窄小的沙发床上手足相抵地睡了两年,多抱几下也没什么抹不开面子的,最多不过是被沐橙看到然后报以看穿一切的微笑。

        “叶修哥你还冷吗?我帮你把电热毯打开吧。”善良的小姑娘建议道。

        电热毯是苏沐秋专门给他买的,在攒够买空调的钱之前至少让叶修冬天好过一些。但是看着家里老旧的沙发床,叶修总担心它哪天被电热毯烧着。

        “不用不用,那多费电啊,还没法打游戏,一来二去就是多花了两份钱。”两手都抱着苏沐秋,并没有空打游戏的叶修赶忙说道。

        “哦——”小姑娘拖长了腔,戏谑地冲他眨眨眼,笑着走开了。

        正在下本的苏沐秋分出一只耳朵注意着他们的动静,也没有戳破叶修的小算盘,只是在那双冰凉的手伸进他衣服下摆,在小腹上不老实地摸来摸去时,稍微地抖了那么一小下,被BOSS一个技能打到眩晕。

        等到他们搬进嘉世的宿舍,空调让叶修的冬天好过了很多,但抱着苏沐秋睡的习惯却没有改变。

        “人肉暖炉,有人愿意给抱我为什么不抱?”叶修理直气壮。

        陶轩无意间路过嘉世正副队长的宿舍,从没关紧的门缝里看到两个十八岁人高马大的大小伙子紧紧巴巴地挤在一张单人床上,不禁眼皮一跳——这要让别人看见了还以为他虐待队伍核心呢。

        “我是说,如果宿舍里面冷的话你们就把空调开大嘛,你陶哥这点电费现在还是出得起的,不用帮我省钱。要是温度上不去直接报修就行,跟我别客气,不要委屈了自己。”

        “没事,空调挺暖合的,我们这是习惯了。”苏沐秋笑道。

        “你们……”陶轩还想说,但是瞥见苏沐秋拢着叶修的两只手一下一下地揉着,抽了抽嘴角还是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行,那你们好好训练吧。”

        叶修觉得他欲言又止,还想问他有什么问题吗,但是终于把他的手捂热了的苏沐秋问道:“昨天我让你打的材料弄到没?你却邪还要不要升级了?”

        说起这个叶修一下子来了精神:“野图Boss让老魏带着一个话特别多的小孩抢了!”

        “……走,叫雪峰他们一起,刷他们记录去。”

        “好!”

        后来苏沐秋准备装修这间房子时,还借着全明星周末去北京的机会专门跑到王杰希家里感受了一下,回来便坚定了装地暖的决心。眼下他赤脚踩在地板上,暖意从脚心传遍全身,但总是驱不掉孤身一人周边的寒气。

        手机显示的时间是夜里十一点半……他想起来了,早上苏沐秋已经来过电话,说是天气不好航班会延误,让他别来接机了。

        手机也是苏沐秋临走前强行塞到他手里的。之前的十几年他们两个都粘在一起,打游戏的时候在一起,不打游戏的时候也在一起,找到苏沐秋就是找到了他,拿了手机也毫无用处,省下的钱倒是早早地为上学路远的苏沐橙配上了一部。现在捏着手机,回想起苏沐秋塞给他时那副不容商量的架势,叶修还没完全清醒的大脑突然意识到,这大概是十五岁相遇以来,他同苏沐秋分别最久的一次。

        当年他们刚签约嘉世时,苏沐秋遇到过一次意外,险些被卷进卡车车底。幸而他反应够快,千钧一发之际躲过,拍拍身上的土长出一口气便算是过去,但却没看见当时马路对面叶修惨白的脸色和盯着他的眼神。

        从那天开始,叶修又变得更黏他了一些。不仅睡觉时挤一张床,像个八爪鱼似的缠在苏沐秋身上,连训练时也总要并排坐,大剌剌的坐姿下膝盖相抵,出门更是形影不离,那时候荣耀联赛和他们都还不出名,他出门还可以肆无忌惮地挂在苏沐秋身上。他们本来就黏黏糊糊,嘉世上下也没人觉得奇怪,倒是颇为惊奇懒如叶修也愿意出门活动了。

        只有叶修自己知道,那是让自己安心的方式。虽然那天只是一场虚惊,但那瞬间整个人像是被没进冰水般的恐惧却还会时不时窜上来。

        想到“苏沐秋差点死去”这个可能性,叶修就下意识地攥紧了身边的人。只有身体相触、体温相融,感受到这人正实实在在地活在自己面前,叶修才能放松下来。

        第一赛季快要过半时,嘉世已经在积分榜上遥遥领先,双秋组合的锋芒一时无人可挡。赛后的发布会又是例行只有苏沐秋和其他队员出现,但多数问题却都是指向在个人赛中一挑三的叶秋。因为在嘉世的主场比赛,陶轩也跑到后台凑热闹,正好看到叶修站在后台通道的出口,借着灯光的阴影巧妙藏身着,距离前台不过半步之遥。

        陶轩还以为他被夸得高兴,终于开窍了想去接受采访,走过去正想打趣两句,却在走到他身边时突然住了口。

        叶修握成拳的手在抖。

        那双白皙修长、指节分明,在网游和赛场上操作永远精准稳定的手,在抖。

        对职业选手来说,长时间高强度的训练和比赛会对手部造成相当大的劳损。刚打完比赛的人,因为过于用力和兴奋,手抖也是很正常。但不正常的是叶修,整个人绷紧了像是拉满的弓,专注到近乎偏执的眼神死死黏在苏沐秋身上。

        然后他看到,一直在回答记者问题的苏沐秋,突然转头向着后台通道的方向笑了一下。那个笑容毫无征兆又转瞬即逝,一眨眼苏沐秋已经转回头去,展望起下周和皇风。如果不是看到叶修整个人都放松下来,陶轩简直会以为这个笑是自己的幻觉。

        后来陶轩回想了一下,他模模糊糊意识到自家正副队长的关系远超普通好友和队友,正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其实这两个人日常也不怎么避讳,队里也常常打趣开他们的玩笑,但直到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苏沐秋的这个笑容里有多少“好友”和“队友”涵盖不了的意味。

        当时他稍微做了一下心里建设就很快接受了这个可能性,甚至心里还有点窃喜,苏沐秋手里有一部分俱乐部的原始股份,几乎不可能转投别家,只要他们不分手,叶修也就会一直留在嘉世。有这两尊大神一直坐镇,他美滋滋地畅想着冠军拿到手软的未来。

        而叶修努力按捺着冲上去把苏沐秋拖走的念头,眼里只看得到苏沐秋的笑,全然没意识到老板丰富的内心活动。

        这种情况持续了差不多一年。第一赛季嘉世夺冠的那个晚上,苏沐秋被拉去同主办方、赞助商、媒体等等应酬了大半夜,叶修只能先跟队友们一起去庆祝。那天晚上他最后的记忆在KTV里鬼哭狼嚎的一众队友,和醉倒前喝的两罐气泡酒。但是第二天他睁眼醒来,自己正被苏沐秋牢牢圈在怀里,两人赤裸的身体亲密无间地贴在一起。叶修翻了个身,往他怀里又拱了拱,头埋进苏沐秋颈窝,只想近一些,再近一些,恨不得把这个人揉碎融进血肉里。

        被他蹭醒的苏沐秋迷迷糊糊把眼皮撑开一条缝,带着没睡醒的鼻音跟他道了一声“早安”。

        叶修恍惚了一下。这句话像是对过去四年中他说的,又像是对多年以后的他说的。在不可预知的未来里,唯一能够确定的事,就是他们还会有无数个这样的清晨。

        直到现在,回想起那天苏沐秋慵懒的声音和乱糟糟的头发,他还会不自觉地嘴角上扬。他们真的就这样黏在了一起十几年。

        ……直到两周前。

        退役之后的苏沐秋自己搞起了独立游戏开发,他虽然没上过几年学,但是十六岁就能自己写外挂的本事却是不虚的。两周前苏沐秋带着工作室的新作去欧洲参加游戏展,他们就只能昼夜颠倒地通几次视频,但对他们俩来说都只是杯水车薪。

        想到这个,叶修突然有些等得不耐烦了。

        他走进浴室洗漱,认认真真刮了胡子。在刮胡子这件事上,苏沐秋多少有点强迫症,早年他们刮胡刀都舍不得买,只用刀片的时候,苏沐秋就一定要每天早上刮好胡子,哪怕他们窝在家里一天不出门也是一样。叶修和他不一样,胡子长得慢,心理素质又强大,三两天不刮也能毫无负担地踢着拖鞋上街买菜。

        看不下去他这种状态的苏沐秋最后皱着眉头忍不住开口:“叶修,你这样不行。”

        “什么不行?你把话说清楚啊苏沐秋。”

        “把胡子刮了去。”

        叶修摸摸下巴,有点疑惑:“不长啊。”

        “下午要去打城市赛,你就这么出门见人?”

        “嗯?我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叶修宸直了脖子在窗口装模作样地照了照,“明明很帅嘛。”

        苏沐秋眉间的“川”字越来越深,一张俊脸也黑下来。十七岁时他已经比叶修高了不少,薄薄的衬衣下面是紧实有力的肌肉,二话不说捏着叶修后颈把他按到镜子前,举起刀片在他面前比划,语气十分冷酷:“我来还是你自己来?”

        这种被困在苏沐秋和洗手台之间动弹不得的姿势让叶修警铃大作,死鱼一样挂在苏沐秋手臂上还试图挣扎。

        苏沐秋狠狠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再动我就把你下面的毛一起剃光。”

        那天下午叶修是脸上贴着创可贴出的门。

        他们城市赛赢得摧枯拉朽,赛后当地小报的记者来采访时却只剩下苏沐秋一个人。后来的嘉世队长彼时就显露出应对媒体的非凡天赋,镜头前的电竞少年很是阳光开朗,半分没有游戏废宅的颓废模样。

        例行公事地问了几个诸如“你为什么喜欢打游戏”“你家人支持你吗”之类的问题以后,记者才突然想起来,眼前的少年应该还有个搭档。

        “对了你的队友呢?比赛一结束就没看到他了。”

        苏沐秋露出令人炫目的微笑,让记者都晃神了一下。

        “他比较害羞,早上刮胡子把脸刮破了,不好意思出来。”

        跟在旁边想蹭两个镜头的陶轩听到这话差点被口水呛到。

        后来他们进入职业联赛,拿这个理由为赛后消失的叶修挡了五六七八枪以后,也再没有记者会闲得去问“叶神是不是又把脸刮破了”。第四赛季苏沐橙也签约进入嘉世,小姑娘拿着她第一个月的工资送了兄长们一份礼物。

        “啧啧,还是沐橙贴心,”叶修看着手里的电动刮胡刀,“不像你哥那个小气鬼,挣钱不少还舍不得买这个。”

        苏沐秋挑起眉头:“嫌我小气,你是挣钱比我少了还是舍得买了?哦,你挣得确实没我多。”

        单是广告的进项就比职业选手的收入高上不少,加上这几年苏沐秋四处投资,他倒真不会在这么点钱上小气。非要说原因,他只是觉得被摁在镜子前面对刀片,全身紧绷一动不敢动的叶修非常有趣。

        这一点叶修也知道,但刚巧他也觉得会给自己打上泡沫,小心翼翼刮面的苏沐秋非常有趣。

        这种心照不宣的游戏他们不亦乐乎地玩了很多年,就算被小姑娘戳破也没有放弃。

        叶修打理好自己,拿起车钥匙出门。当时买车是苏沐秋提议的,但牌子、车型、款式等等全是按照叶修的喜好来,甚至在他的强烈要求下买了操控性更好的手动挡。苏沐秋原来以为哄叶修去学车考驾照要大费一番功夫,这时才发现自己大大低估了男朋友对车的热情。

        在这方面苏沐秋是图省事的,不过是代步工具,越简单越好。特别是在他自己经营工作室之后,有段时间累得做完工作只想倒头睡觉,让他再去开手动挡的车实在是太过麻烦。于是那段时间,叶修自告奋勇承担起了接送恋人上下班的工作。副驾驶上的苏沐秋几乎是一坐下立刻就睡着了,听着他绵长的呼吸声叶修也不在意,唯一的不好处只是开手动档时他没有空去握苏沐秋的手。

        外面还下着雪,叶修开得比平日要慢。他也不着急,虽然期待着苏沐秋回来,但是又想把期待这种心情本身再延长一些。到机场时尚是凌晨,天色未明,苏沐秋的航班还没有降落,不过倒是已经有不少接机的人在等候了。叶修左右转转,看到别人手里拿的牌子,自己也回车上拿了张A4纸,借来支马克笔刷刷几笔写下名字,跟在接机的人群里高高举起。

        “苏沐秋”。


评论(3)
热度(176)
© 深龙水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