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Triumphus 08

我……还……没……坑……【月更选手最后的倔强.jpg】

黑手党paro,名字是拉丁语凯旋式的意思;“帝国湾”是《黑手党2》里面的城市,原型是纽约,拿来当背景用了。        

传送门:01  02  03  04  05  06  07


这章废话有点多……王泽是跟着刘皓跑到网吧闹事的嘉世队员之一,账号卡也是个神枪。因为喜欢枪系,所以就决定这个炮灰就是他了!


        王泽把车停在肖时钦事务所地下的停车场,扫了一眼手机上的讯息就放回口袋,下车倚在车门边抽了根烟,夹着烟的手指还有些颤抖。讯息来自一个陌生的号码,只有八个字:一切正常,稍安勿躁。他不相信这话,但眼下他也没有别的选择。

        早上他接到苏沐秋的电话时,刚刚得知陈夜辉出事的消息。看到来电的名字,他几乎一瞬间全身都被冷汗湿透了。

        陈夜辉死了?事情暴露了?自己也暴露了?

        他越想越惊慌,但铃声依依不饶地响着,他只能深吸一口气,颤抖的手指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那头苏沐秋出人意料的语气轻松,只说是包荣兴和乔一帆都有事,让他过来当一天司机。惊惧之下王泽一时想不出什么说辞,只能先答应下来。

        苏沐秋的电话挂断之后他的手心已经满是汗,但王泽马上拨出了另一个号码,不出意外对面传来的只有盲音。几分钟后,一个新号码打了进来。

        “陈夜辉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出事?还是在我家!苏沐秋叫我过去,他们是不是发现了?”电话一接通,他就一股脑地质问起来。

        “你冷静点,别慌。陈夜辉是自己不小心,他上次的货被轮回的人找到了,这我也没有办法。但是叶修和苏沐秋应该还不知道,他们的消息没有那么快,所以你一定要冷静,别在他们面前露出马脚。相信我,一切都没问题的。”刘皓安抚道。

        王泽楞了一下,没想到他能如此冷静,随即不可置信地提高了声音:“你杀了陈夜辉?”

        “我说了我也没办法,他手下的人惹到了轮回,轮回是些什么人你也知道。周泽楷和嘉世一直有合作,他肯定会把东西和人都交给他们。苏沐秋的手段你也知道,他要撬开那个爱尔兰人的嘴太简单了。一旦陈夜辉被逮到,下一个就是我们了。”刘皓啐了一口,“妈的,我早就警告过他,不要信任爱尔兰佬,他就是不听。”

        “但是你这就杀了他,在我家杀了他?你疯了!”

        “我没有时间仔细布置了,叶修和苏沐秋随时可能闻着味找上来,那时候就晚了。至少现在没人能指认你,你的房子只要提前想好说辞,他们就不会怀疑。”

        “……已经晚了,苏沐秋刚刚打电话来叫我过去。怀疑?他们直接要动手了!”

        “叫你过去干什么?”

        “说是包荣兴和乔一帆都有事,让我来开车。见了鬼的都有事,他就是已经知道了,肯定的。我现在怎么办?”

        刘皓沉默了半晌。他知道王泽在想什么,这人已经慌了,但是仓促之下跑路想都不要想。王泽在嘉世这么多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的家人和朋友会立刻被控制起来,落到苏沐秋手里什么事就都难说了。再者刘皓也相信自己动作够快,叶修和苏沐秋应该还没有能从陈夜辉这里敲出什么线索。只凭着怀疑,他们还不会对嘉世自己人下杀手。如果能拿出一套合理的说辞,完全能够应付过去。

        “听我说,你冷静一点。你照常去,这么对他们说……”

        和刘皓通完电话之后,王泽也镇定了不少。他知道自己现在跑不掉,选择无非只有两个:相信刘皓和他背后的人,或者向叶修、苏沐秋坦白……不,后一种想都不要想。他们容忍了第一次背叛,绝不会容忍第二次。但是话说回来,刘皓能这么对付陈夜辉,下一步也随时会对自己痛下杀手,而且也未必没有嫁祸给他的心思。他不能完全按照刘皓的指令走,必须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了。

        他怀着这种心思去了餐厅,到的时候只有叶修一个人在大厅,窝在沙发里手上摆弄着一个小巧的金属零件。

        “来了?”叶修冲他点了下头,“坐吧,早饭吃了没?”

        王泽不敢坐下,开口道:“叶哥,有件事——”

        “等沐秋过来,省的你说两遍。” 叶修打断他,抛着手里的金属管,“知道这是什么吗?”

        看着尺寸像是枪管口径,但是内径不是5.56或7.62mm的北约标准弹,金属材质看起来也不是常见的钢制,又或者可能是涂了什么新型涂装……不知道他问这个做什么,认真打量一会儿后老实承认:“不知道。”

        “苏沐秋鼓出来的新玩意儿,新口径的枪管,可以直接更换到AR①上的钛合金部件——整枪的售价是普通AR的差不多一百倍。”叶修的笑看在王泽眼里有些高深莫测,“就算是埃斯科瓦尔和坤沙的生意都没有这么高的利润——他们想把货运进A国都还需要中间人,苏沐秋这个奸商可不需要。”

        他话音刚落,苏沐秋正好从楼梯走下来,“说谁是奸商呢?”

        “这不夸苏大大你有经商天赋吗?怎么样搞定了吗?”

        “我和他说了,没问题。但是你知道吗,他那个态度,我都以为每年收我们五十万美元的家伙不是他了。”

        “那好说,回头我可以给他个教训,保证他终身难忘。”

        “好主意,等这件事办完。”苏沐秋在他身边坐下,然后看向紧张地站在一旁的王泽,“有什么要说的吗?”

        王泽事先准备好的说辞突然卡壳了。叶修刚才那番话当然不止是为了炫耀,而是在警告:他很清楚,有人在正在他和苏沐秋眼皮底下做麻醉剂生意。联想到陈夜辉的死状和之前嘉世内战中这两人雷厉风行的手段……王泽尽力克制着自己不要颤抖起来。

        “苏哥,是陈夜辉的事……”

        “哦,你还记得告诉我们,我还以为我们只能从警察那里听说这事呢。”苏沐秋翘起腿,皮笑肉不笑地说。

        苏沐秋的态度让王泽一下子脸色煞白,冷汗浸透了背后的衬衣,磕磕巴巴地解释起来:“是这样的……您也知道,陈夜辉当时和陶轩走得近,但是嘉世发生了那样的事……他出来之后不敢直接回来。我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听说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是以前替陶轩干过什么事,反正他就一直躲在外面不敢回来见您和叶哥。他之前的住处被拿去抵债了,没地方落脚。我当年……我刚进嘉世的时候,也受过他的关照,所以就让他在我那里暂时住着。我真的,真的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

        叶修挑眉:“就这样?他住在你那里,然后就死了?”

        “不、不是……叶哥,别的事我其实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应该是欠了不少钱,房子抵押了,他也另外找了份活计,但我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我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大概不是债主,就是和他现在的生意有关系。”

        王泽这番话真假掺半,只是撇清了他自己。他的恐惧和不安也不是装出来的,在这两个人面前说谎差不多是他做过的风险最高的事了,任何一点纰漏都可能让他万劫不复。

        叶修和苏沐秋听完没有说话,王泽只看到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却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的命运几乎就是在这个眼神中被决定了。

        最终像是接受了他的说法,苏沐秋长叹了一口气:“你早该告我们的,虽然陶轩走了,但是我们为难过其他的朋友吗?”

        “没有、没有,”王泽忙不迭地答应,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但面上仍是不敢松懈,一副十分懊悔惶恐的样子,“但也是他自己拎不清……”

        “那栋房子在你母亲名下是吧?放心我刚才给EBPD的朋友打过招呼了,不会牵扯到老人家,也不会牵扯到你。”苏沐秋略一停顿,“当然,这件事我们也不会就这么算了,再怎么说陈夜辉也曾是嘉世的人。不管是谁,出于什么理由杀了他,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王泽一边应声,一边也在揣摩苏沐秋的言外之意。他们到底知道了多少?就算这次蒙混过关,他也还是要随时做好脱身的准备,也要把家人安排妥当。不过想在嘉世的眼皮底下这么干谈何容易,正在他暗自发愁的时候,叶修发话道:“好了不要傻站着了,去开车,肖时钦的事务所你认路吧?”

 

        把王泽一路的战战兢兢看在眼里,回到餐厅后叶修大手一挥放他走了,转头便对苏沐秋笑道:“演技不错啊苏大大。”

        “彼此彼此。你觉得呢?”苏沐秋在沙发上坐下,顺手吧叶修扯进怀里。

        “这家伙什么都知道,”叶修拿头顶蹭了蹭他下巴,“要不再麻烦苏大大一趟,撬开他的嘴?”

        “除了指使我你还会干什么?”

        “给你打下手啊!”

        “你能去厨房打两天下手我就满意了,真的。”

        没营养的对话被走过来的乔一帆打断,“叶前辈、苏前辈。”

        “小乔回来了啊,怎么样?”

        乔一帆有点没法直视在沙发上挤成一团的两位前辈,公事公办地打开公文包拿出厚厚一沓材料,解释道:“这是王泽一年来所有的通话记录,我大概看了一下,基本上都是熟人的号码,再就是各种服务机构,房屋中介之类的,只偶尔有几个陌生号码。”

        “所以,有什么问题?”

        “这几个陌生号码很奇怪,不像是普通的推销或者电话诈骗。有的给王泽打过两次,有的三次,间隔不固定,但是两三次之后就会消失,过一段时间之后又会有一个新的号码打进来。我没有时间仔细查,但恐怕这几个号使用的都是假身份,”乔一帆顿了顿,“想要查到号主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邮件呢?”

        “没发现异常,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有别的秘密邮箱。”

        苏沐秋点点头:“辛苦你了,这两件事还需要你继续查下去。”

        “王泽那里我也继续盯着吗?”

        “不用,这个我会找别人去做,”叶修在苏沐秋怀里摇了摇头,“你准备一下,新年之后和我们去参加‘聚会’。”

        乔一帆一愣,连前辈的这个姿势都忘了吐槽,接着脸上扬起笑容:“我知道了,谢谢前辈!”

        看着小孩走出去时轻快的步伐,苏沐秋掐了掐怀里人的脸,“你真准备带小乔去?”

        “怎么了,只准你带邱非去,我就不能带小乔去了?哎哎哎,疼,疼,”叶修打开他的手,自己揉了揉脸,“要被你掐出印子了。”

        苏沐秋又去捏他另一边脸,“为什么不告诉他,今年做东的是王杰希?”


①AR-10是尤金·斯通纳设计的自动步枪,后来AR-15的基础。美军目前的制式装备,著名的M4/M16系列就是AR-15的军用版本。给你们看钛合金AR-10,售价10万刀,普通AR也就2k-3k刀。








评论(13)
热度(39)
© 深龙水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