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叶修养了一头龙

突发段子,让我们假装这是一篇幼稚的情人节贺文。

对不起苏哥,全文没出现大名,但还是要说一句苏沐秋贼帅。


        叶修养了一头龙。

        龙有个可爱的小名叫笑笑,很多人第一次听到叶修这么叫他的龙时,都以为那是个蹦蹦哒哒的萌宝宝。

        龙的大名叫君莫笑,字面意思是你不要笑。

        亲眼见过它像撕鸡腿一样撕碎一头真龙之后,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黄姓友人评价道:“根本没有人会笑的好吗!!!!!!”

        君莫笑不是一头真龙(所以叶修总是说要要多迁就一下笑笑,它很脆弱),因为它没有鳞片也没有血肉,但是有着黑曜石一样闪闪发亮的龙骨,暗红的双目像是滴着血,锋利的牙齿密集排列着,远远看去能把密恐严重的乔一帆吓得头晕目眩,走近了则会发现每颗牙齿都有一人高。君莫笑还是个大家伙,展开双翼腾空而起时投下的阴影能覆盖整个中草堂的山头,不过阳光还是能从骨骼的间隙中漏下来。

        说起飞,君莫笑还很不科学。某不愿透露姓名的肖姓友人研究了很久,也没搞懂它是怎么只凭几根会漏风的翼骨就飞起来的。更不科学的是,当暗金色的火焰缠绕在君莫笑的龙骨上时——按理说这会增加阻力——它居然还能够加速。

        另外,君莫笑也很不讲道理,这倒是很正常,毕竟它是叶修的龙。

        不出门的时候,叶修会把君莫笑放养在公会前面的山谷里,因此来拜访兴欣的人都是从后门进来的。叶修干脆叫人把公会前面的牌子拆掉,钉在了后门门框上,换个门头比让君莫笑挪窝还容易一点。

        因为整个谷地都被君莫笑承包了,其他人的动物都只能养在公会背面的山坡上。这天轮到乔一帆去照顾这些动物,他扛着角雕的饲料吭哧吭哧爬上山顶时,听到君莫笑发出一声不同寻常的悠长龙吟。君莫笑平时不太出声(本身会叫对于一头没有声带的骨龙来说就很诡异了),这比总是在拉仇恨的叶修要好一点。但是这声太不同寻常,乔一帆顶着密恐的巨大压力看过去——明晃晃的两排牙齿让他晃了一下神,没有注意到魏琛的角雕从背后扑向他手中的饲料桶。不过在被接近十公斤的角雕顶翻之前,他还是看到了君莫笑如此反常的原因。

        “有个人在摸笑笑!”乔一帆跌跌撞撞地冲进公会大厅,同时喊着极具冲击力的发言。

        “谁随便摸我儿子!”叶修猛地站起来,假装没有看到撞翻的茶水洒了张佳乐一身,大步流星地去探望他儿子,“我平时都不摸他!”

        不是不想,而是叶修站到君莫笑面前还没有它的爪子高,爪子在君莫笑被造出来的第一个一百年里他就已经摸够了。

        “摸君莫笑”,这四个字不加注释的话对很多人来说差不多是个恐怖故事了。但是君莫笑亲爹火急火燎的样子更难得一见,来拜访兴欣的友人们都不想错过这一幕,兴致勃勃地跟了出去。

        真的有个人在摸君莫笑。那人背对着他们,只能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背影和一头暗金色的短发,一只手在摸君莫笑的……翅膀???

        “这龙缩水了是我的错觉吗?”张佳乐问。

        “骨头不会缩水的吧……”肖时钦不太肯定地回答。

        “但是确实是变小了啊?你又没有养过龙,万一龙骨会缩水呢?”张佳乐质疑。

        “龙骨不会缩水的。” 养过真龙的喻文州镇定地说。

        “那就是这个人高咯?”张佳乐新的假设更不靠谱。

        “那他需要有12.5个韩队那么高。”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但是——”

        剩下的话都被眼前的景象卡在了喉咙里。君莫笑继续缩水(或者是那人继续长高),最后缩成了小小的一团扑进那人怀里。

        “叶修养的龙会缩水。”肖时钦心累。

        叶修呆愣地看了一会儿,这时才回过神来冲向男人和他的龙。

        “你放开我儿子!”

        男人逗着君莫笑(看上去就像1:200的君莫笑模型),密密麻麻的尖牙咬着男人的一根手指被他甩来晃去,尾巴摇得像乔一帆养的秋田犬一样欢快。听到叶修的喊话,男人把君莫笑托到肩头,亲昵地用鼻子拱了拱骨龙带着尖刺和龙角的头骨,然后才看向叶修,琥珀色的眼睛里盈满笑意。

        “笑笑是我儿子才对。”

        那一天友人们很挫败。他们想要留下来看抚养权争夺大战,结果被塞了一嘴龙饲料。


评论(10)
热度(340)
© 深龙水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