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快逃走吧!要是被人家说阿达尔贝尔特·冯·法伦海特战死的时候,还要带个小孩子做伴,那我上天堂以后,就很没光彩了!”


手指不能动了。声带的机能也在逐渐的丧失中。杨却还在说着“对不起了,菲列持利加,对不起了,尤里安,对不起了,各位……”,但是这个声音除了他以外,再也没有任何人听到。不,或许只是自己这么想而已。


十二月十六日十六点五十一分。奥斯卡·冯·罗严塔尔享年三十三岁,与他过去和他在敌对阵营的杨威利出生于同一年,也死于同一年。

 

“看见了吗?我这一生大概永远忘不了这幕光景吧!「疾风之狼」竟然哭了……”

 

“哪,谁想功成名就?谁想成为华尔特·冯·先寇布一生中最后杀死的人?”


第一次看银英是十二年之前了,来来回回看了这么多遍,每次读到这几句话时还是忍不住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jpg


评论
热度(4)
© 深龙水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