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出01

红色,温热、带着血腥气息的红色,张扬刺目、毫不收敛的红色。

草薙出云很熟悉这种颜色,从十八岁的时候,与那个人的相遇开始。周防尊的红色烙印是力量的象征,打在每一个吠舞罗成员的身上。但唯独草薙出云,在周防还是一个性格暴躁却还稚气未脱的少年时,就已经与他相遇。

在草薙出云的灵魂打下烙印的,不是赤之王,仅仅是周防尊而已。

不过这种红色,并不是周防尊的红色。目光所及都变得模糊起来,草薙垂下头,勉勉强强地抬起右手在胸前摸索着,惯常的白色衬衣被染成晦暗的黑红色,指间都是粘稠的触感。

这种样子,还真是难看啊。

草薙动了动手指,想找到一直放在胸前口袋里的打火机。

那个男人在他之前独自死去,任性地将家人和与之相连的一切重担都甩给了草薙出云。吠舞罗的二当家仍像以前一样,温柔亲切,思虑周密,一力支撑起他和周防尊一起建立起来的这个家。那支火焰美丽,却比任何人都更加坚定。

但是在孩子们看不到的地方,草薙出云也伤得比任何人都更深——他失去的不只是他的王,还有那个专属于他、本来会相伴一生的周防尊。

奇怪的是,并没有那么痛。也许伤到了神经,连同痛觉都一并切断了。也没有意想中的遗憾和不舍,草薙出云浸在自己的鲜血中,大脑却意外的清明。远处传来八田和镰本的叫喊声,也能感觉到赤之王不断接近的火焰像是在恐惧一般扑闪颤动着。

“草薙先生!”

“出云!”

草薙想对他们笑一笑,抱住他家的小公主,就像他数十年来总是在做的那样。但是生命随着红色的血一点点流逝,逐渐失去温度的身躯不受使唤,他甚至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四肢。

那些他看着长大的孩子们,都已经成为了出色的王和部下。安娜绚烂的火焰比她曾经崇敬的那个人更加美丽,八田也能直率地面对生命中不断的选择与失去,而镰本也终于能在冬天也保持着夏天那样的好身材……曾经失去了王与父亲的孩子们,已经经历过了那种伤痛,却还是顽强地传承着那个人的火焰。

现在的话,草薙应该可以对他们放心了吧。

他们应该能够和他们的王一同战斗而不再是单纯地闯祸,应该能够记得好好爱护二当家珍视的吧台,应该能够继续将吠舞罗守护下去了吧?

那么,他可以死了吧?

 

视线里看不到血污,取而代之的是他无比熟悉的赤红怒焰。

“尊。”

 


评论
热度(11)
© 深龙水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