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尊出】如果出云是黄金氏族……01

无厘头的脑洞,只是有时候想,假如出云有一个省心的王……没看过黄金氏族的漫画,设定估计会有bug……


黄金之王的力量是“命运”,而命运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草薙出云从小被国常路大觉收养,后来成为黄金氏族的干部和王的左右手,但是十几年的耳濡目染愣是没能让他喜欢上茶道。身材高大的老人在棋盘上落下一子,然后拿起旁边的清茶,面带微笑地看着对面青年苦恼的表情。“真是没办法。”草薙嘟囔着也落下一步棋,拿起手边口感清甜的梅酒威士忌。

“真是没办法”——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吧。

但其实,这一世命运待他不薄,草薙所遇到的是一位稳重又睿智、令人全身心信赖的王。国常路大觉立于这个国家的顶端,几乎是以一人之力撑起了整个战后的历史。对于他的氏族而言,他不仅仅是王,更是他们的神。

而草薙只需要安心地追随他的王即可。

 

“草薙先生!请您立刻去监控室!”一名“兔子”闯进草薙的住处,语气是黄金族人中极为少见的惊慌。

草薙正在尝试新的调制酒,手边刚开瓶的烈酒光是浓烈的香气就仿佛要让人醉倒。听到部下的报告,他立马就从那带着轻微颤抖的声音中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监控室里黄金族人如临大敌,严密监控着各种数值和实时影像。

“威斯曼偏差值出现剧烈波动!是、是新的王权者……”

草薙摘掉墨镜,透过卫星画面只看到了一片灼目的红色。 “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向御前大人汇报。”

相比于氏族成员们的激烈反应,身为最强之王的国常路大觉早已感受到了石板力量的波动。草薙来到御柱塔最高层时,国常路正站在巨大的玻璃前,遥望着远方天空中巨大的赤色达摩克利斯之剑。草薙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不知道此刻老人脸上是什么表情。不过在国常路大觉漫长的人生中,他早已见过许多王权者来来去去了吧。

“大人,新任第三王权者诞生。”

“嗯,新的赤之王……是个有趣的年轻人。这件事就交给你了,草薙。”

“是。”草薙出云行过礼之后退了出去,立刻集合人手赶往事发地点。处理王权者力量爆发造成的破坏、救助伤者、消除普通人的记忆,以及最重要的——控制住新任赤之王,将其带往御柱塔。

所以命运就是这么奇妙,该来的总会来。

草薙不知道国常路大觉获得王的力量时,是一副什么样的光景,但眼前赤之王所造成破坏确确实实让他感到了震撼。数公里的范围之内没有一寸完好的土地,一个人红发的年轻人孤零零地站在废墟的中央。

那一刻,草薙不知为什么心脏的位置忽然痛了起来,觉得那个人就像一根被点燃的火柴,一点一点燃烧着,同时又枯萎着。

什么啊,那明明是象征“暴力”与“热血”,拥有最强大破坏力的赤之王啊。草薙嘲笑自己不着边际的想象,让兔子们在周边地带做好戒备,然后一个人踩着瓦砾走向红发的年轻王者。

“第三王权者周防尊。”草薙在他面前站定,对方比他稍矮,一头张扬的红发之下相貌冷峻,但掩饰不去他的青涩。“我叫草薙出云,是黄金氏族非时院的成员,请跟我来。”

周防尊的手上仍然有一团赤色火焰在燃烧。他抬起头,那双野兽般的金色双目就这么直直看进草薙的灵魂深处。很多年之后,草薙仍然清楚地记得那时周防的眼神——带着天生的威严与压迫感,如同利刃一般在草薙出云的灵魂上刻下了印记。

“草薙出云。”周防尊第一次叫他的名字,从喉从深处发出的低沉声音像是野兽的咕哝声,“怎么回事。”

草薙的目光移到他手上火焰。与黄金之王沉静的金色火焰不同,赤之王的力量有着毫不收敛的张扬和狂暴,单是那耀眼的红色就让草薙有一种仿佛被烫伤的错觉。“那是‘德累斯顿石板’所赋予你的力量,你可以尝试着控制它。其他的,路上我再向你解释。”

“力量?”

啊,该怎么说呢,这种事应该由同为王权者的御前大人来解释才对,而且还是面对力量最为危险的赤之王。但是看着那双金色的眼睛,草薙不知怎么就把已经到了嘴边的叹息又咽了回去。“关于王权者的‘都市传说’啊,你应该也多少听说过吧。”

这一世身边没有了草薙出云陪伴的周防尊,依旧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他是真的没听说过。

“总之,你要尝试着控制这种力量……”草薙循循善诱,“就像这样。”他伸出自己的手,手心升起一团耀眼得金色火焰。

这种感觉很难用语言描述,草薙只能尽量展示给他看。而周防尊——后来草薙回想起这件事,更加确定了这家伙实在有着野兽一样的直觉和习性——直接握住了草薙的手。

在草薙反应过来之前,赤色的火焰已经流入了他的身体。

周围警戒的兔子们发出惊呼,立即进入战斗状态,随时准备向周防尊发动攻击。开玩笑,随随便便将其他王权者的力量赋予非时院成员,简直就是在挑衅黄金之王的权威。草薙自己也完全搞不明白状况,但却能够感受到属于赤之王的力量在体内涌动。

意料之外的是,并没有预想中的暴烈和痛楚。

他呆愣地看着周防尊攥着自己的手,对方也是一脸不明所以。

“……算了,走吧。”

草薙还是没忍住,长叹一口气。这种情况只有御前大人能够解决。他做了个手势,示意兔子们不要紧张,然后扯着周防尊上了黄金氏族准备好的特殊车辆。

草薙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对方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疲倦地在墨镜的掩护之下闭上了眼睛。赤之王的力量,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周防尊被带到御柱塔之后,草薙领着他前往最高层与国常路大觉会面,之后就退了出去。王之间的对话,臣下是没有置喙的余地的。他踱步到回廊尽头,点上一根烟叼在嘴里,苦闷地盯着手上忽明忽暗的红色火焰。

果然除了御前大人之外,王们都是些麻烦的人物啊。草薙恼火地想着,打了一个响指,烟头“噗”地熄灭。再打一个响指,烟头继续燃烧起来。熄灭,点燃,熄灭,点燃……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么百无聊赖地折腾了那根可怜的香烟多久,只是回过神来的时候,正好对上一双金色的眼睛。

被神出鬼没的周防尊吓了一跳,也不知道他在这里看了多久,草薙尴尬地笑笑。

“出云。”

他比较希望对方能叫自己草薙啊,要是能加上一个“哥”就更好了。他在赶去现场的路上匆匆查看了新任赤之王的资料,没记错的话对方比自己还小两岁。虽然身为王权者,但说到底还是个小鬼嘛。

“有什么事?”

周防尊仍是一副皱着眉头的怒容,抿了抿嘴唇,最终什么也没有说,转身便要离开。

“等一下。”

草薙叫住他,话出口之后却突然卡壳没了下文。他只是觉得……应该叫住周防。如果这么轻易地让他离开了,就好像会错失什么似得。周防回过头,眼神发亮地看着他。

败在那目光之下,草薙把还剩不少支的一包烟递了过去,意料之外得到了少年微微扯起的嘴角弧度。

周防走后,草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要向御前大人汇报自己的情况,而罪魁祸首却已经像没事儿人一样离开了。他无奈地捻灭只剩短短一截的香烟,硬着头皮去见自家的王。

国常路的反应远比他想象的平静。不愧是见多识广的第二王权者啊,草薙一边这么想着,一边遵照指示把棋盘搬来。“您早就知道吗?”

“一个人身上同时拥有两种甚至三种力量,也是有过的,你不必担心。”国常路宽慰他,同时打量着棋盘上的残局,“上次还没有分出胜负啊,该你了,草薙。”

其实早就分出胜负了,这种残局还想赢国常路,草薙起码得是一台超级计算机才行。真是没法办法啊,他在心里默默地想着,眼前却浮现起了周防尊的那张面瘫脸。

“对了,这位新任赤之王还没有很好地掌握他的力量,加上赤之氏族的特点,以后还可能出现一些问题,你要多加注意,也要通知一声Secpter 4。”

草薙捏着棋子,犹豫着是先找借口去倒杯酒来,还是干脆认输好了。

——所谓的命运,无论起点如何,总会把你带上相似的轨迹。 



评论(7)
热度(33)
© 深龙水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