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Triumphus 01

黑手党paro,名字是拉丁语凯旋式的意思;“帝国湾”是《黑手党2》里面的城市,原型是纽约,拿来当背景用了。


01

       叶修迷迷糊糊睁开眼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被子全卷在身上,他伸手摸摸发现另一半床空空如也。他盯着天花板大脑放空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昨晚苏沐秋说过要准备圣诞餐,大概是早就起来了。

       得和他说一声不要再做罗宋汤了,他一边爬起来一边想着,踢着拖鞋慢吞吞地去洗漱。苏沐秋是个想象力和行动力一样强的男人,这一点某种程度上帮他们赚了大钱,叶修也喜欢他那些天马行空的想法,但这放在罗宋汤上就是个悲剧,彻头彻尾的。

       五分钟后叶修勉强收拾好了自己,下楼去视察圣诞大餐的准备工作,走进厨房第一眼就看到了要找的人。他冲向他问好的厨师们点了点头,然后径直走向苏沐秋贴上他的后背,稍微垫了垫脚把头搁在他肩上往前探过去。

       “这是什么?”

       “西红柿。”

       西红柿,当然了。叶修想问的其实是“这个西红柿得罪你了吗”,因为棕发男人刀刀发狠,好像切的不是一个西红柿而是上周在机场工会给他们找麻烦的的那个犹太胖子。苏沐秋心情不好,他判断,现在不宜提起罗宋汤。

       “早上吃什么?”

       “我放到房间里了,你没看到?”苏沐秋微微侧过脸,下颌新生的胡茬硬硬的有些扎人,让叶修不禁往后缩了缩,“吃完了去一趟码头那边,轮回找到那批货了,我这里忙着走不开。”

       叶修挑起眉毛,“连人一起?”

       “是个毛贼,没必要费工夫。”苏沐秋哼了一声,“早点回来,中午沐橙回来,一起吃饭。”

       “好。”叶修答应得痛快。苏沐橙在A国最好的大学新闻系念书,学业颇紧,他们已经几个月没见到妹妹了。苏沐秋这不是在准备几天之后的圣诞大餐,而是要给妹妹接风。

       “穿上大衣,昨天刚下完雪。”

       “我知道。”

       “围巾也带上,就挂在大衣旁边,别傻乎乎地出去挨冻。”

       “好、好,苏沐秋你越来越唠叨了你知道不,老了啊。”

       周围的员工有人在偷偷瞄他们,还有人在憋笑。苏沐秋给了他一肘子。

       有了速战速决的动力叶修行动立刻干脆利落起来,三两下吃完早餐,就招呼上包子和邱非出门了。

       “老大老大,我们去采购吗?是不是要买圣诞树啊?”包子兴奋地说,“我知道哪里有圣诞树!诶小邱你先别开车,我回去拿电锯。”

       “包哥,我只是在热车……”

       “不用拿电锯,包子。”叶修赶忙叫住他,家里的圣诞树已经够多了——苏沐秋和他没什么所谓,但是苏沐橙很喜欢,于是每年圣诞前后一叶之秋餐厅都会被绿油油、茂盛过头的圣诞树塞满。当年买不起圣诞树时他也曾和苏沐秋一起拎着手斧和短锯,在深夜摸进城北天文台附近的公园挑棵小云松扛回去,苏沐秋还会用废纸做些乱七八糟的拉花挂在树上,然后第二天早上在苏沐橙惊喜的眼神中看着彼此傻笑。

       “小邱,去南港,轮回的人找到了那批货。”

       邱非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好奇地问:“轮回找到的?这人可是……”

       这人可是够倒霉的,叶修知道他想要说什么。

       买通码头工人,或者干脆监守自盗,这是港口区街头混混们常干的把戏。帝国湾是世界上最大的港口之一,年均有四千艘船只进出,吞吐量超过一亿吨,而这个不长眼的家伙偏偏从这里面偷走了属于嘉世的那批东西。

       然后还被轮回那帮手黑的家伙逮住了,啧,倒霉透了。叶修放下车窗,冬日的寒气像是要渗进骨头里面一样,被气势汹汹的北风刮进来,他忍不住往围巾里缩了缩,然后心情不错地点上一支烟。

       他们很久没有一起过节了。

 

       邱非一路上绕开出来采购的人群,花了点时间才到轮回的仓库。正门有三个年轻人顶着刀子一样的海风,身杆笔直地站在外围戒备,绣着黄色标志的黑风衣被吹得猎猎作响,叶修一眼扫过就看得出他们都配着枪。

       “叶神,”其中一个小跑过来,毕恭毕敬地说,“团长和副团长都在里面等您。”

       周泽楷都来了?轮回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让他有点意外。他冲这人点点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见江波涛迎面走出来。

       “前辈您终于来了。”

       “路上花了点时间,特卖季嘛。”

       “再晚一点我们可能就没法保证给您一个活口了。”江波涛笑道,“进去说吧。”

       叶修挑起眉毛,“这个人怎么回事?”总不会是轮回闲着没事干替嘉世出气吧。

       “说起来要让前辈见笑了,这人是南区的一个爱尔兰帮小头目。前两天团里的一个新人去他的酒吧里,结果发生了一点小摩擦——这边走——挂了彩,”江波涛轻描淡写的说,“我们就出手教训了他一下,没想到顺藤摸瓜发现了这些东西,应该是苏前辈之前说的那批货吧。”

       正副团长亲自出马,这叫“教训一下”?叶修没说出口,求人帮忙总不好嘴上太损,但免不了好奇起来。能让正副团长都如此上心的“新人”,叶修也差不多猜得到是谁。不过话说回来,身为职业军人却在街头混混手上吃了亏,轮回大概也是咽不下这口气。

       “就是这些,您看一下,是嘉世的货吗?”

       叶修看看印着Autumn Leaf字样烫金Logo的箱子,示意邱非去清点。这是家一家经营良好的合法企业,是A国最大的汽车零配件进口商。邱非撬开箱子,在一排热控制阀下面,整整齐齐地码着枪支部件。

       “那么人在哪呢?”

       江波涛指了指仓库最里面,“小周那边。”

       周泽楷还是那身轮回的黑衣,在采光不好的仓库里看来几乎要融进灰暗的背景里,他面前有个人被绑在椅子上,头上套着麻袋。周泽楷看见叶修走过来开口招呼道:“前辈。”

       “哟,小周,你们轮回这么大阵势,我还以为是周团长伤了呢。” 叶修转过头去看被绑在椅子上的人,一点声息都没有,麻袋上渗出一片片血污,“就是这家伙了?你没把人弄死吧。”

        “没……苏前辈没来?”

        “沐秋他忙,餐厅生意好挡不住啊。找他有事?”

       “枪的问题……”周泽楷指的是上次嘉世卖给他的那支HK416突击步枪,苏沐秋亲自改装的,加长枪管、稳定膛线和相位瞄准镜,部分零件更换成新材料,拆分之后甚至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过安检。

       “哦,那把枪,用着不错吧?”叶修语带得意地说着,一边伸手摘掉麻袋,下面露出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头发和血污脓疮糊得几乎看不出五官,那人随着粗暴的撕扯动作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包子,去打桶水来,帮他清醒一下。”

       “好的老大!”

       “这人叫凯文·麦克拉伦,是奥尼尔的手下,”江波涛走过来解释道,“和他一起动手的还有两个爱尔兰人,我们都已经解决了。其中一个是这边码头仓库的夜班看守,大概就是他不长眼碰了嘉世的东西。”

       包子很快拎着一个铁桶回来了,看样是从外面直接拎的海水,对着这人当头浇下,冰凉刺骨的海水刺激得他猛抽一口气,尽力撑开眼皮,被呛住似的干咳了一阵,“咳、咳,你——”

       “麦克拉伦先生是吧,我叫叶修,你应该听过这个名字。我赶时间所以长话短说,你知道那批货里有什么吗?”

       听到他自报姓名的一瞬间,爱尔兰人瞳孔猛地睁大。他没想到自己的一时贪心竟然撞上嘉世的斗神,断断续续地出声:“我、我是真的不知道……那是嘉世的东西……我怎么敢……”

       “你偷汽车零件干什么?”叶修打断他。

       “有笔生意、车厂要零件,叶、叶先生,求你……”

       唔,生意,叶修明白了,他知道这种买卖,甚至当年他和苏沐秋也不是没有干过。街上的偷车团伙、擅长改装的汽修厂、货源不明的二手车贩沆瀣一气,磨掉发动机号、把精密零件偷天换日不过都是些常见的小手段。

       “你看过里面的东西吗?”他问。

       爱尔兰人惊恐地摇头。他得手不过几天,连货都没仔细检查就被轮回连窝端掉。

       “哦,那就好。”叶修和颜悦色的冲他笑笑,他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却紧接着听到后面的话,“渣滓没有折腾的必要,小周、小江,交给你们了。”

       “前辈这就走了?”江波涛问。

       “嗯,家里有人等我回去吃饭呢。这次谢谢你们了,有空来餐厅我请你们吃饭啊。”

       “打折。”周泽楷出声。

       “吃饭就不必了,下一批货嘉世能给我们打个折就好。”江波涛解释。

       “这个我说了不算,你们要去问沐秋。”叶修哈哈一笑,推得一干二净,“小邱,清点好了吗?给方锐打个电话,让他找辆车来把东西都拉走。”

       他正招呼两人准备离开,就看见邱非一脸凝重,“这个……”

       青年手里拿的是AN-94突击步枪的弹匣,与AK-74弹匣通用,能装载45发5.45x 39mm小口径子弹。射速快、精度高,命中之后会在目标体内来回打转造成身体组织大面积损伤,是苏沐秋喜欢的那种黑心的苏制武器。这一批是他从土耳其费了不少劲弄到的,辗转数月才到手。

       “有什么问——”

       邱非从翻过手腕,从弹匣里扣出一个油纸卷成的圆筒,拆开来是一包白色粉末状的物体。

       叶修的疑问卡在了喉咙里。一瞬间的愣神之后他转头对轮回的两人道:“这人还是交给我吧,下批货给你们八折。”


评论(2)
热度(53)
© 深龙水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