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Triumphus 02

黑手党paro,名字是拉丁语凯旋式的意思;“帝国湾”是《黑手党2》里面的城市,原型是纽约,拿来当背景用了。        


02

        听完叶修的描述,苏沐秋脸色凝重,“东西呢?”

        “我让包子开车拉回来了,”叶修抱着胳膊靠在他身边说。这件事暂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看过了,纯度很高。你怎么想的?”

        苏沐秋低着头刀法娴熟地片着刺身,从叶修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他眉头紧锁的侧脸,“这批货是我去谈的,装箱之前我亲自检查过了。”

        “那就从这边下手了” 叶修了然地点点头。他们手里有人,不难找到准备收购这批零件的下家。

        “让他们看好那家伙,回头我来搞定。给我递一下盘子,嗯,那个黑色的……别的事吃完饭再说。”

        不在苏沐橙面前讨论生意,这是他们的默契。他把瓷盘递过去,被苏沐秋顺势握住手腕扯到怀里圈住,往嘴里塞了一片刺身。这男人情绪不佳,却不妨碍他不分场合耍流氓,叶修也不甘示弱,就着被投喂的姿势舔了舔苏沐秋的手指。

        苏沐秋眼神暗了暗,但无奈另一只手还拿着刀,有心无力。他把刺身摆好造型,又放上一朵大厨雕的花,塞进叶修手里,“去吧,先解解馋。”

        啊,叶修笑起来,晶亮的黑色眼眸里倒映出这个男人的身影,真是要被惯坏了……

        自从他们生活富裕起来,特别是开了餐厅之后,苏沐秋越来越少亲自下厨了,偶尔只在节日、苏沐橙放假或是叶修特别要求时露上一手。他其实很头疼做饭这件事,只是当年家里有张嗷嗷待哺的嘴,才不得已赶鸭子上架——他和叶修是怎样都好,但总不能让苏沐橙跟着他们一起吃垃圾食品。

        其实细想一下,苏沐秋会的不过是几样普普通通的家常菜,水平怎么也比不上他们高薪聘来、精通各国菜系的大厨,模样更是简陋到雕花都要靠场外支援。但叶修和苏沐橙不在意卖相,更不挑剔口味——当年是不敢挑剔,一旦惹恼了家里唯一的大厨谁来做饭,后来则是吃惯了他的手艺,只觉得再美味的山珍海味也抵不上这人简简单单的几道菜。苏沐秋有时候会装模作样地抱怨,餐厅请的大厨一个月拿的薪水是当年他和叶修刀口舔血几个月才能挣到的数字,好好的资源不利用偏偏要吃他做的便餐,既浪费钱又折腾人。叶修对这种话从来付之一笑,面不红心不虚地继续点菜。

        叶修端着盘子,心情不错地溜达回三楼的豪华包厢。还在帝国湾的嘉世主要成员都聚在这里,有像刘皓和邱非这样从陶轩时代就加入嘉世的人,更多的则是叶修在外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

        邱非有点疑惑,出了这种事,怎么叶修看起来心情还不错?他没敢问出口,眼下还不知道在座的人有多少知道了这件事。一向不着边际的包子看起来也被叶修特别嘱咐过,一句话也没提过,还在执着地嚷着圣诞树的事。

        叶修环顾一周,像是注意到了他的心事,向众人摆了摆手:“生意的事之后再说,等会儿你们谁也不准在沐橙面前提啊。”什么事也不能破坏妹妹回家的好心情。

        一干人忙不迭地点头,这规矩他们都懂,也能理解叶修和苏沐秋的心情。

        方锐瞅着叶修手里的盘子,敏捷地窜上来拿了一块,“诶,老苏这手艺还挺不错的,就是速度不行,咱什么时候能开吃啊?”

        “等我妹妹,”叶修冲他翻了个白眼,“老板在后厨干活,你翘着腿等吃还敢催?有你这样的员工吗?滚下去帮忙去。”

        正好苏沐秋端着托盘进来,听见他这句话浮夸地皱起眉头,“你别什么废物点心都往厨房塞啊,我不要。”方锐正要得意地接上一句,就听他接着说,“他肉又不好吃,有股怪味儿。”

        方锐也浮夸地捂着胸口倒退几步,“这话说的和你吃过似的。”

        “嗯?”苏沐秋指使着邱非和乔一帆摆桌,闻言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谁说我没吃过啊?”

        这话配上他高深莫测的表情,让房间里的温度骤然下降了几度。关于嘉世的斗神和枪神,一直就流传着不少真真假假的传闻,靠谱点的像是他们曾经两次从霸图的韩文清手下死里逃生,不靠谱的比如说他们仅靠两个人就抢劫了哈萨克斯坦最大的军火库。叶修和苏沐秋也从来无意辟谣,久而久之,多数过于玄幻的传言都被人们一下了之。

        说起吃人,这说法也不是没有过,但一直没有人当真,不过……邱非和乔一帆面面相觑,又一起看向还挽着袖子带着厨师帽挂着笑容的苏沐秋,不约而同打了个寒战。

        一直在角落里扯着罗辑灌输圣诞树品种和星座关联的包子第一个反应过来:“苏老大,你真吃过啊!不愧是苏老大!是什么味道的?”

        “一股怪味儿,有点像蛇肉,反正不好吃。”苏沐秋笑眯眯地说。

        “苏哥你说笑了……”一片诡异的沉默之中,刘皓打起圆场。他也搞不清楚苏沐秋这话的虚实,只想赶紧把这个话头揭过去。

        “就是,唬谁呢你!”魏琛突然大声说,他在这帮人资历最老,在他们还不是嘉世的双神时就已经同他们并肩战斗过,说出来的话也有底气,“你们别听他瞎说,老苏你心都让老叶带脏了!”

        “他心脏怎么怪我?”叶修尽力揣出一副无辜的口气,“我才是跟他学的。不过老魏啊,这事你还别说,记得巴拿马那次不?那向导是个条子,把咱们坑惨了的那次。”

        魏琛当然记得,就像叶修说的,他们真是被坑惨了,弹尽粮绝迷失在雨林里,为了躲避追兵不敢靠近河流,只能靠着林木大致判断方向,在一连几天的雨水里连火都生不起来。最后他们听见直升机的轰鸣声、看见喻文州探出来的头时,只觉得他简直背后有圣光。

        那时候为了保命他们只能有什么吃什么,吃下去过不少奇奇怪怪的动物植物,有些还是生的,魏琛有那么一阵子一直担心会不会吃下去什么寄生虫。后来缓过了劲,生活照过生意照做,嘉世和蓝雨还联手跟巴拿马国防军干了一仗,他也就把那段经历抛之脑后了。现在听叶修提起,他想了又想也没什么头绪——那会儿是在吃了太多他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东西了。

        “啧啧,看来你真是老糊涂了。”叶修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小邱,下午带你魏前辈去医院检查检查。放心,我们不会像蓝雨一样因为你老年痴呆就不管你的。”

        “滚!老夫记性好着哪,就苏沐秋徒手逮的那条蛇,一股子酸味儿,还有你弄回来的那些豆虫一样的玩意儿,我可都记着呢!”魏琛本来不想在餐桌前说这个,但面对这俩人的不要脸还是忍不住数落起来。

        “我靠,老魏你别说了……”方锐嚎着。

        叶修看向苏沐秋,表情明晃晃地写着他不信怎么办。

        接收到信号的苏沐秋面带和善的微笑走到魏琛身边,哥俩好似的圈住他的脖子说:“你还记得那蛇啊?不错不错,看来我手艺那时候就很好了。那你还记得那个向导不?”

        “那人不是让你们收拾了吗?”魏琛挣扎着要推开他,无奈苏沐秋手劲太大他实在拗不过。

        那个向导是他们通过中间人雇来的,是住在雨林边缘村落的当地人,没想到竟然是政府线人,暴露之后就被叶修和苏沐秋给除掉了。这个他当然记得,还能有什么……

        “我操!你他妈说的怪味儿是这个?”魏琛脸色大变,脚下踉跄猛地推开他,“你你你……”

        苏沐秋后退两步,一脸诚恳地安抚道:“唉老魏你冷静点,冷静点。”

        “就是,好歹也是个大前辈了,要给年轻人做个表率啊。”叶修紧跟补刀。

        这怎么能冷静!魏琛的脸色青了又白,嘴唇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房间里的其他人也陷入了沉默。别的传闻也就罢了,这种事情……纵然他们都是经历过过硬考验的人,也明白为了生存有不得不为的苦衷,但想到这种事情仍不由得遍体生寒。

        这时叶修倒是凑到了苏沐秋身旁,一边拿叉子挑了块烤肉塞进嘴里一边口齿不清地跟他咬耳朵:“哎好像真把老魏吓到了啊?”

        叶神您能声音再小点吗?魏琛他脸色又变青了……

        “咽下去再说,”苏沐秋拍拍他鼓起的脸颊,然后偏头示意邱非,“小邱,你去酒窖跑一趟,三号架最上面有一支黑波摩,拿来给你魏前辈压压惊。”

        “苏沐秋你大爷的!你们吓唬我玩有意思是吧!”魏琛骂骂咧咧地说着,脸色却缓和了不少,其他人也暗地里长出了一口气。

        “老魏你也不亏啊,我这支是上周别人刚送我的好酒,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喝到的。”苏沐秋笑道,又去警告叶修,“50度的,你别沾。”

        叶修冲他洒脱地摆摆手:“哥是那么作大死的人么。”

苏沐秋冷哼一声,懒得数落他过往的作死事迹,又往他嘴里塞了一块肉,下楼继续去厨房忙活了。

 

        苏沐橙踏进一叶之秋的大门时只拖了一只小皮箱拿了一个手包,见面先给了两个哥哥一人一个拥抱,“哥、叶修,我回来啦。”

         “沐橙你是不是瘦了啊?在学校吃的不好?嗯,这么薄的大衣不冷吗?”苏沐秋抱了抱她,接过她的皮箱絮叨着,“这几天降温,圣诞节前后都要下雪,你得换一件厚的。”

        “先上楼吧,你哥从早上就开始忙活,做了一大桌呢。”叶修拍拍她的头,帮她脱下大衣。苏沐秋忙不迭地点头,开始邀功似的报菜名。一桌菜色像是东拼西凑,没什么风格可言,还被方锐吐槽摆出去要砸一叶之秋的招牌,但却都是她和叶修喜欢的。

        嘉世的这些人都十分熟悉老板们的妹妹,席间聊的也都是家长里短、天气星盘之类,间或还有人问起苏沐橙在学校的生活。

        “假期到什么时候?”苏沐秋问。

        “一月中旬,不过我要跟导师去实习,要早几天走。”

        “哦,实习去哪里?”

        “海地。”

        苏沐秋和叶修对视一眼,有些担忧地开口:“那边可不怎么太平,你们没问题吗?”

        苏沐橙微微一笑,像是知道他们要这么说的似的:“我们要采访巴斯蒂安部长,整个海地不会有安保措施更好的地方了。”

        “总之自己要多注意。”叶修慢吞吞地又嘱咐一句。对于那边的乱局,嘉世知道的比政府和媒体更清楚,甚至这其中有一部分就是他们一手促成的。

        不过相比之下,他更不想破坏苏沐橙回家和圣诞节临近的好心情,有什么麻烦都可以之后再说。

        去年的圣诞节他在喀山,听苏沐秋用流利的俄语同一群前克格勃军官讨价还价。对方将PSM的枪口抵在苏沐秋眉心,而棕发青年甚至连微笑的弧度都没有一点颤动,语气轻快地对他们说,PSM①是把好枪,只可惜伊热夫斯克兵工厂都已经自身难保了。而几乎同时,叶修手里的英格拉姆MAC10②也瞄准了他们。快点结束吧,叶修不耐烦地对他们说,我还要赶回去过圣诞。

        俄国佬们耐心十足,反正东正教的圣诞节在1月7号,但是他和苏沐秋最终也没能赶回去陪妹妹过节。生意谈成之后俄国人为了表示歉意,送给他们一棵高到在一叶之秋大厅摆不下的圣诞树。苏沐秋脸色阴沉,嘟囔着还不如多给我几个弹鼓,摆摆手让包子拉走处理掉,结果被后者种到了嘉世名下的一个训练场里,如今上面挂着靶子,树干上满是菜鸟留下的弹孔和擦痕。

        吃过饭后叶修叫来莫凡,让他先送苏沐橙回市郊的住处,其他人也都准备离开。

        “小邱,你留一下,”苏沐秋转过身,脸色阴沉下来,“去书房等我们。”

 

        “……十二个箱子里有十个我们都找到了,总共超过6磅,都是四号货,纯度大概超过了90%。”邱非一边说着,一边看到眼前两个人的脸色。

         “这可是笔不少的钱啊,”叶修懒洋洋地窝在椅子里,嘴里咬着一支烟口齿不清地说,“沐秋你看见我打火机没?”

        “抽屉里有,你自己找。那个人现在在哪?”苏沐秋沉着脸,换上了套平时在工作间穿的灰色工装,一边挽着袖子一边问。

        “在地下二层的仓库。”一叶之秋有地上五层,前四层是不同风味的餐厅,第五层则是苏沐秋和叶修的起居住所。地下两层,一层是车库,二层是仓库和配电间。仓库是为了存放一易于储存的食材和酒水而建的,但偶尔也会派上其他用场。

        苏沐秋点点头,“你先过去,我随后就到。”邱非应声离开。

        利用嘉世的货物偷运麻醉剂,能做到的人可不多——这不只是钱的问题。这批AN94是苏沐秋亲自去伊兹密尔接收的,检查之后夹在几大箱土耳其棉花里装船,然后在中途停泊在塔兰托港时又装上一批欧洲进口的汽车配件,将枪支配件拆散混在里面通过帝国湾海关。能做手脚的,无非就是两次装船的时机。如果不是土耳其人手段高明骗过了苏沐秋,那就是嘉世出了内鬼。

        “你觉得是谁?”叶修问。

        苏沐秋对上他的目光,他们不需要言语就能确认彼此的想法。嘉世不做麻醉剂生意,这是他们的底线之一,但谁也不能保证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而且他们也从来没忘记,当年嘉世分裂时有多少人站在陶轩那一边。

        “很快就会知道了。”苏沐秋低声说。

        叶修从办公桌的抽屉里翻出了打火机,点上火深吸一口,冲苏沐秋道:“下手注意点,我怕那人挨不了几下,你别没问出话来先把人弄死了。”

        “问话?”苏沐秋扯扯嘴角露出一个没有丝毫笑意的弧度,“我能让他唱歌。”

        叶修啧了啧嘴,以示不屑。多数人都被苏沐秋这张脸给骗了,以为嘉世的斗神才是心脏的那一个,其实苏沐秋的心比他脏多了,只不过是见识过的人都再也没有机会说出来了而已。

        苏沐秋懒得理他,整理好衣服戴上手套离开,留下叶修一个人在书房处理文件。直到夜幕降临,叶修摸摸肚子觉得有些饿了,才想起还在地下室的苏沐秋。这个时间他大概也应该完事了,而且他们还答应苏沐橙晚上会回家吃饭呢。

        这么掂量着,叶修从衣柜里随手拎了一件大衣,坐电梯下到地下二层。刚走到仓库门口,就看到苏沐秋推门出来,身后跟着变色发白的邱非。他一身灰色工装像是湿透了似的挂在身上,全都被浸成了沉甸甸的暗红色,隔着十几米远叶修就被浓重的血腥味儿熏得皱起眉头。

        “完事了?”

        苏沐秋点点头,摘掉手套捋了捋头发,那头柔顺的浅棕色短发也溅上了血迹,几缕几缕地凝结在一起。

        “……怎么搞得这么麻烦?”

        “多问了几句。”他语气如常,让人难以和他眼下这幅样子联系起来。他三两下脱掉工装随意地扔在地上,里面单薄的衬衣和长裤虽然没沾上血,但也透着刺鼻的味道。

        叶修没再多问,贴心地将大衣递过去,“走吧,你妹还等着我们回家呢。”

        “我先洗个澡再——这衣服是你的吧!”苏沐秋袖子伸到一半意识到了问题,他比叶修略高,衣服也是两个尺码。

        “失误、失误,你先将就一下。”叶修没什么诚意地说。他和苏沐秋的衣服几乎都是一起买的,款式相同颜色相近,拿错也是情有可原嘛。

        “你啊……这么不长脑子也就我受得了你。”苏沐秋嘴上嫌弃,却是麻利地把大衣穿好,“小邱,里面处理完以后,把这些一起烧掉。”

        “是。”邱非的声音里隐约带点颤抖。

        “辛苦你了啊。”叶修冲他摆摆手,拉着苏沐秋一起离开。“赶紧去洗澡,你这身味儿也就我受得了你。”

        “嫌弃我啊?你以为我喜欢吗,下次换你来。”

        “别,我哪有苏大大专业。还有,你让小邱全程观摩,不怕吓着小孩啊?”

        苏沐秋斜眼看着他,笑容带了点玩味,“年轻人总要见识人间险恶的,再说他都十八了,这点事算什么惊吓。你还记得我们十八岁的时候在干什么?”

        刀口舔血,以命换命。

        注意到他的神色,叶修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情,认真考虑起来,“你想让他加入?”

        “等这次的事了结吧,他也准备好了。”

        他们给出了机会,需要邱非自己把握住。不过这个年轻人从进入嘉世以来,一直是叶修亲自指点,他对自己的徒弟放心得很。

        “我同意,”叶修勾起愉快地笑容,晶黑色的双目闪着跃跃欲试的光芒,“那就赶紧解决这事吧。说说看,你折腾了一下午有什么成果?”

        “陈夜辉,”苏沐秋一字一顿地说,“这个名字熟不熟悉?”

 


①PSM是苏制小口径微型手枪,主要配备给克格勃特工,由伊热夫斯克兵工厂(苏联解体以后改组为伊孜玛什公司,2012年破产)生产。另外AK系列也是这个工厂生产的。


②英格拉姆MAC10,美制微型冲锋枪,特点是射速高(理论上能达到1145发/每分钟)、射程短、精度低和容易走火(参见《真实的谎言》,从楼梯上摔下来就能走火……)。


另外我也不知道写du pin这个词会不会被和谐,但是也看到过用麻醉剂代称的,我就这么写了……


评论(4)
热度(46)
© 深龙水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