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召唤阵

鸡血上头,我也不知道我胡乱写了点啥。我就是兴奋,等不到明年10月21号了!

生日快乐,苏沐秋!



        “你个疯子。”秋木苏小心翼翼地绕过地上的碎片,一脸嫌弃地说。

        苏沐秋造他的时候是参照了自己的脸,因此他长得像苏沐秋,声音像苏沐秋,连带容易炸毛的脾气也有点像苏沐秋。

        但是苏沐秋从来没有说叶修是疯子。那男人自大狂妄又异想天开,但有些方面还保持着自知之明,清楚他自己才是最疯狂的那个。

        “你个傻子。”苏沐秋总这么说他。

        一叶之秋坐在屋顶上晃着腿,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问:“第几次了?”

        叶修摆摆手让他们一边去,别来烦他。又一次失败而已,他从脏兮兮的法袍口袋里掏出苏沐秋的小本子,字迹潦草地记下又一次败绩,转身进了屋给苏沐橙准备午饭。

        “再换个材料试试?”秋木苏建议道。

        他试过了,他把能试的都试过了。从尤蒙刚德的筋皮到秘法惧魔的心脏,顶着各大公会的追杀虎口夺食。他用私藏多年的龙骨材料和王杰希换来了微草深处那颗橡树的枝叶,又替蓝雨在冰霜森林杀了个七进七出换来他们湛蓝之井的一瓢水。他甚至又去洗劫了一次高等巨龙的巢穴,曾经被他和苏沐秋打劫过的巨龙学精明了许多,他收获寥寥,讹来一簇龙焰权作安慰。

        那根龙骨被换到高英杰的扫帚上,挥舞起来虎虎生风,每一击都带着淡蓝色的炽焰。蓝雨把冰霜森林划进了自家地盘,像收麦子一样收割着稀有材料。高等巨龙意识到即使没了苏沐秋,带着三个人形兵器的叶修仍旧不好惹,卷着他的金币和宝石飞向北方。

        可叶修的召唤阵仍旧在失败。

        有一次罗辑围观时忍不住开口:“这个魔法阵……是召唤用的吗?”

        他是兴欣的新人,虽然主修的是召唤术,但理论知识远比实践经验丰富,从没见过像叶修画出的这种召唤阵。

        “那是我哥哥自创的。”路过的苏沐橙解释道。

        苏沐秋是某种程度上的天才,他的召唤阵形形色色,有的绚烂得宛如画作,有的线条诡异扭曲还发散着刺鼻的气味,从其中诞生了一件又一件让联盟震动的作品。不过叶修要比他更强大,黑色的火焰在凝聚成战矛的形状,苏沐秋操纵下飞舞轰鸣的枪火强势又炫目,却被一一挡下化解。

        但是他还不够疯狂,没有苏沐秋那么疯狂,所以才会失败。

        叶修收拾着食材,脑子里还想着配合召唤阵的材料和咒语。他把西红柿洗净,一切两半丢到碗里,又把马铃薯草草削了皮,架到炉子上去烤。这也都是苏沐秋的办法,那人当时一脸理直气壮地说,反正都要吃到肚子里,能下口就行,做成什么样子又不重要。你这是偷懒到家了,叶修心想。他张口就要嘲讽时,那人又笑眯眯地补上一句,不服不要吃。

        叶修投降,认命地去削马铃薯。

        早年苏氏菜谱上最华丽的是一道汤水,为的是给正在长身体的苏沐橙补充营养。苏沐秋最初把各种荤素食材一股脑丢进锅里文火慢煮,结果成品的味道不可描述。他挠了挠下巴,放弃挣扎,拉着叶修去打劫了中草堂的香料仓库。事后他们被方士谦追着堵了三个月,但苏家的厨房总算开始飘出让人食指大动的香气。

        叶修刚熬上汤,调好香料,就听见屋外一阵乒乒乓乓兵荒马乱的打斗声。君莫笑回来了,他今天被苏沐橙领出去当苦力,扛着一麻袋材料刚踏进庭院大门就被秋木苏的枪体术招呼到了脸上,紧跟着却邪泛着银光的矛尖也从他胸口扫过。苏沐橙让一同回来的沐雨橙风接过麻袋,大气地挥挥手示意君莫笑去和他们玩吧。

        “午饭就快好了。”叶修说,“你先吃吧,我去抽根烟。”

        苏沐橙绕过地上狼藉的召唤阵残迹,点了点头。“下午要去联盟,别忘了。”她和叶修一样已经习惯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就像习惯了苏沐秋烤过头的马铃薯和味道清奇的汤一样。好也罢坏也罢疯狂也罢,这是他们能做到的最好了。

        叶修走到庭院,看着打得正欢的君莫笑几个,深深吸了一口烟。

        他还记得苏沐秋第一次把君莫笑领到他面前时,那副神采飞扬的表情,金色的双眸像是落日熔金,又像是秋木苏枪口轰鸣时炸开的火光。你想赢,我就会帮你,苏沐秋说,你想走得多远、站得多高,我都会帮你。那时叶修笑着说,我会一直赢下去。

        而他没说出来的是,那你就陪我一直赢下去吧。

        叶修一直是那个强者,遇到苏沐秋之前他就是,如今重回独自一人他也仍站在巅峰强悍如神明。他是战场上常胜的神话,兴欣不可撼动的磐石,是一代又一代后起之秀想要追赶、挑战和打倒的目标。

        可是苏沐秋,你还是食言了啊。

        他一直在赢,仅有的败绩被记录在苏沐秋的本子上。

        眼前的战况不知何时变成了一叶之秋和君莫笑联手,秋木苏的乱射被撑开的千机伞挡下,从伞下刺来的却邪把神枪牢牢钉在了地上,一套技能循环不要钱也不要命似的砸在他身上。秋木苏挑起眉毛,那张和苏沐秋七八分像的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掏出两颗弹药专家的爆缩式手雷扔到了他们脸上。

        观战的叶修挑起眉毛,这家伙是又跑去挑衅百花缭乱了吗?

        觉得他们玩够了以后,苏沐橙拍了拍沐雨橙风。女枪炮师轻盈地跃上屋顶,架起稳定炮架,面带微笑对着理论上算是她兄长的三个人形兵器一通狂轰滥炸。唔,世界清净了。一叶之秋和秋木苏老老实实地放下战矛与枪,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君莫笑躺在一边,气若游丝地哼哼。

        叶修掐灭了烟,走过去捡起秋木苏的左轮,看也不看地冲着君莫笑胸口就是一枪,同时教训起神枪手:“不是叫你别去惹百花缭乱了吗?他现在走到哪都带着落花狼藉,你占不到便宜。”苏沐秋捣鼓出来的这几只,都喜欢逮着联盟里的枪系兵器折腾,屡教不改。

        秋木苏仰起脸,绽开一个灿烂到炫目的笑容,回答道:“我们四个一起去的,群殴他们。”

        哦,怪不得昨天张佳乐气得跳脚,一个劲骂他心脏,叶修这下明白了。他觉得自己可真冤,子不教父之过,这分明是苏沐秋教导无方。

        旁边君莫笑已经原地满血复活,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凑到叶修身边,跃跃欲试地问:“今天还去打百花吗?”

        “不去,下午你跟我去联盟开会。”到时候八成要再遇到张佳乐,还是带个最抗摔打的去为好。

        君莫笑是苏沐秋最伟大的天才之作。他背后画着一个自我召唤的魔法阵,只要魔法阵不被破坏,死去多少次都能重新召唤,眨眼之间又是一条好汉。配合他手里那把变化莫测的千机伞,恶心坏了联盟一众高手。

        苏沐秋啊苏沐秋,你这么能耐,怎么不给自己身上也画一个呢?

        也许苏沐秋压根没想过,也许他试过又失败了,也许把禁忌的法术用在人类身上让他犹豫不决。对这方面魔法的了解叶修不如他,多数是照着他留下的笔记和那堆快被翻烂的古书一点一点地实验。有时候太过挫败,叶修会忍不住想要骂他几句,哥的常胜纪录都坏在你这个疯子身上。他想听苏沐秋跳起来气急败坏地反驳他,戳着他脑门问他是不是傻,这样他就能把黏糊糊的秘法惧魔心脏糊他一脸。

        他想得太入神,把联盟和要替自家人形兵器寻仇的张佳乐都抛到了脑后。苏沐橙带着沐雨橙风去了联盟,一人一兵器挂着如出一辙的乖巧笑容,把锅推得一干二净

        叶修取出材料,开始准备下一个召唤阵。来吧,叶修心想,我比你强,从一开始就比你强,你这个疯子不敢想的、不敢做的、做不到的,我统统会实现。来吧,苏沐秋。你答应的事情还没有办到,我这么好心,给你留下一个实现诺言的机会。

        他用龙焰点燃干枯的迷迭香,把灰烬混着尤蒙刚德的血和尼德霍格的毒液画下那个和君莫笑背上一模一样的召唤阵。召唤阵上升腾起幽幕的光亮,随着冗长的吟唱忽闪明灭,还散发着没加香料的乱炖大补汤一样诡异的气味,然后像以前无数次一样碎裂,留下满地灰渣和腥稠的毒血。

        “又输了啊……”他低声呢喃着。几乎是意料之中的结局,叶修自嘲地笑笑,去掏口袋里的小本子,手却突然被人攥住,熟悉的体温贴上身后。

        “你个傻子,”苏沐秋说,“召唤阵画得这么丑,怎么能成功?”



梗是东拼西凑的,自我召唤的魔法阵来自上古神文《暗黑国度的战斗诗歌》,知道这文的估计也都暴露年龄了……

真的就是就是太开心了,感谢虫爹。

评论(7)
热度(121)
© 深龙水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