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Triumphus 03

黑手党paro,名字是拉丁语凯旋式的意思;“帝国湾”是《黑手党2》里面的城市,原型是纽约,拿来当背景用了。        

注意:有微量孙肖


         陈夜辉,叶修茫然了一会儿才想起来。

        这个人曾经是嘉世的外围成员,叶修同他打交道不多,只记得他有段时间整日在陶轩身边兜兜转转,一度颇得信任。叶修对他没有什么好印象,要在这个世界生存下来,靠的是实力和胆量而不是花言巧语和上不得台面的雕虫小技。

        五年前嘉世同霸图那场规模最大的冲突将整个城市都卷了进去,几乎每天都有人在街上丧生,一时间人人自危。尽管嘉世艰难取胜,但付出的代价也是惊人的。公众要求严惩帮派分子,警方和法院也必须做出交代,最终双方都有人因非法持枪、故意伤害和谋杀罪被起诉。当时陈夜辉被陶轩扔去做了替罪羊入狱服刑,之后的情况叶修就什么也没听说过了。

        “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他的刑期应该没有这么短。”

        棕发男人迅速地洗了个澡,只随便围了条浴巾就走了出来,身上还蒸腾着水汽,一边用毛巾胡乱地揉着头发一边说:“二级谋杀,十一年。”

        “和霸图的火并,只算二级谋杀?”叶修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办公桌,眼神却在苏沐秋赤裸的上身打转。男人的身形挺拔精悍,曲线和棱角都完美得恰到好处,流畅的肌肉线条之下蕴含着强大的爆发力。

        苏沐秋哼了一声,“你知道那个地方检察官每年从嘉世拿多少钱吗?我倒是好奇,没有嘉世的帮忙陈夜辉是怎么出来的。”他转过头对上叶修毫不掩饰的眼神,笑着挑起眉毛,“怎么样,看得满意吗?”

        满意得很。叶修走过来,手指了戳那道从他左边肩胛骨一直蜿蜒到胸口的狰狞伤疤,轻声问道:“还疼吗?”苏沐秋是不容易留疤的体质,但这处伤得太深,几年过去也只是颜色变浅了些,叶修时不时还会看到他用手摩挲那块深红色的疤痕。

        “不疼,但有时候会痒。”苏沐秋把毛巾搭在肩上,一手捉住叶修的手指紧紧握住,另一只手撩起他身上的衬衣,带着薄茧的指腹微微用力捏着他腹部的软肉,暗金色的眼眸变得比平时更加深沉。

        叶修看着他的神色,心底暗道不妙,这男人兴致来了不分场合。他一把抓住那只不安分地想要继续往下的手,“苏沐秋,先干正事。”

        ……你就是正事。苏沐秋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没有说出来。叶修是对的,轮回把爱尔兰人的酒吧连窝端掉,动静闹得太大,很快陈夜辉和他背后的人都会知道嘉世拿回了这批货,他们必须先下手为强。

        至于叶修,人都是他的,想什么时候办都可以。

        苏沐秋放开他,从衣柜里翻找起衣服,“把陈夜辉捞出来的人,和这批货脱不了关系。”

        “找肖时钦,”叶修想了想,“这种事他拿手。”再说肖时钦欠着他们的人情,不讨白不讨。

        电话响了半天,在苏沐秋和叶修都以为无人应答时才被接起来,“你好,我是肖时钦。”

    “肖律师,晚上好。”苏沐秋开着免提,轻快地和他打招呼。叶修也凑过来说道:“小肖啊,接个电话这么慢是不是有事?我们没打扰你吧。”

    肖时钦不想搭理他这种明显带着八卦心的语气,借助信号传来的声音稍有失真,但还是听得出那一头的说话者疲倦却不失警惕。他单刀直入地问:“苏前辈、叶前辈,晚上好。请问有什么事吗?”嘉世的这两个人,就算在执法委员会里也是出了名的难搞,找上门来绝对没什么好事。

        既然这样苏沐秋也不同他废话,说道:“有件事要请你帮忙,帮我查一个人的档案。”

        “什么人?”

        “我的一个朋友,当年因为霸图的陷害入狱,不久前刚刚服刑期满出来。但是我们还没来得及给他庆祝,就有个地方检察官找上来,说他的出狱手续不合法,想要敲诈我们。”这种胡话苏沐秋信手拈来,叶修在一旁憋着笑,“我想请你帮我调出这个朋友的所有手续文件和档案,看看有没有问题。”

        “如果没有,那个检察官就要倒大霉了。”叶修装出严肃的语气补上一句。

        电话那头的肖时钦沉默了一会儿,思索着这个“朋友”的含义。他不是第一天和嘉世双神打交道,这两个人绝不会随便亮出牌,说话也难以揣测,恐怕这段话里唯一真实的就是“霸图”两个字了。

        “这位‘朋友’,”肖时钦斟酌着措辞,“他是什么罪名入狱的?是——”

        问题戛然而止,叶修和苏沐秋只听到对面传来桌椅翻倒的杂乱声音,隐约能听到有个人气急败坏似的骂了几句,然后是肖时钦罕见的严厉语气:“不是叫你好好躺着吗,你过来干什么!”电话被放下,又是一阵兵荒马乱的磕碰声和两个人的低声交谈。

        肖时钦这是搞什么?两个人面面相觑,都想到了同一个可能。

        “抱歉,家里有点事。”肖时钦转回来,语气沉稳地继续说道,根本不给他们发问的机会,“这位朋友是因为什么罪名入狱的?他是Mademan①?”

        “罪名是二级谋杀,但完全是霸图的栽赃嫁祸,”苏沐秋眼都不眨地推给韩文清,“如果没有这件事,他早就是Mademan了。”如果当时陈夜辉在法庭上足够硬气,证明自己能够为家族保守秘密,也许他还有这个机会。但实际上当时陶轩请来所谓帝国湾最好的律师,为的就是确保他不要说错话,牵扯进更多的人。

        二级谋杀,最低刑期也是十年,这个人只可能是靠着减刑或者保外就医出来的。“我知道了,他叫什么名字?”

        “陈夜辉。可能的话我想尽快得到答案,行吗?”

        陈夜辉,肖时钦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对这个名字毫无印象,应该不是任何一个大家族的重要人物。“我尽力,”他应承下来,“还有别的事吗?”

        “唔,就这件事,辛苦你了啊。”叶修语气慵懒,像是漫不经心地补上一句,“对了,顺便转告孙翔,那个爱尔兰佬我们帮他搞定了。”

        肖时钦愣了一下,才语带窘迫地应道:“我知道了,我会转告他,谢谢前辈了。”

        “哈哈,客气什么。”叶修大度地笑笑,噎得对面的肖时钦说不上话来。明明是嘉世有求于他,最终道谢的人却还是他,郁闷极了。

        放下电话,他冲着已经穿戴整齐的苏沐秋摊摊手。

        能让轮回这么大动干戈的“新人”果然就是孙翔,苏沐秋叹气:“我还以为肖时钦是个聪明人。”

        “这有什么,聪明人也偶尔有犯傻的时候。”叶修倒是不在意。

        “说的也是,”苏沐秋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罕见地没有反驳,“不然我当时怎么会脑子一抽把你捡回来呢?”

        “后悔了?”叶修凑近他,黑色的眼眸倒映着对方的面容。

        “后悔死了。”苏沐秋略微低头,同他额头相抵,低沉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遇见叶修,是他最不后悔的一件事。

 

①Mademan:黑手党的正式成员。一般来说为黑手党工作的人可能有几百上千,但正式的成员可能只有几十人。以前的黑手党要求Mademan必须是纯血统的意大利人,而且要经过一个特别中二的入会仪式。在黑话里Mademan会被称为“我们的朋友”,而其他为黑手党工作的人仅是“我的朋友”(比如陈夜辉)。我的设定里战队老板和职业选手们都是(或者即将是)Mademan。

 


评论(4)
热度(34)
© 深龙水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