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Triumphus 05

 黑手党paro,名字是拉丁语凯旋式的意思;“帝国湾”是《黑手党2》里面的城市,原型是纽约,拿来当背景用了。        

依旧黄少和小卢上线

注意:有喻黄

 

传送门:01  02  03  04


2016最后一天啦


        苏沐秋三两下拆开纸筒,掏出一包白色粉末,心下一沉。眼熟?当然了。他甚至不用拆开都知道是什么,他们昨天刚刚从自己的货里找出六磅同样的东西。

        叶修瞟了他一眼,接过粉末在手里掂量了两下。这种东西,也没必要拆开查验纯度或者称重了。他挨着苏沐秋坐下,慢吞吞地问;“少天,你这是什么意思?”

        “别装傻啊老叶,你们肯定眼熟吧,这不就是你们卖给海地人的吗?”

        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忧虑。黄少天这句话的严重性可大可小,如果他是认真的,那仅凭这一句话就足以让蓝雨和嘉世开战了。蓝雨同迈阿密的海地帮结怨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十几年前,从魏琛刚到南方立足开始,彼此间宿怨之深甚至超过了蓝雨和微草。当时刚刚创立的嘉世也曾卷入其中,同魏琛和方世镜并肩战斗过,甚至险些交待在迈阿密的街头。三年前执法委员会成立时,蓝雨同意和微草和解,交换条件则是其他家族不再同海地帮交易。

        喻文州花了三年时间,封住他们的财路,夺走他们的街区、码头和生意伙伴,耐心十足又步步紧逼,几乎就要把海地人赶进绝路,把魏琛、方世镜甚至还有叶修和苏沐秋在那里流过的血连本带利地讨回来了。黄少天说复活节之前就能搞定海地帮,不完全是在吹牛,这几年蓝雨的胜利有目共睹。

        黄少天废话出名的多,但他从不会在这种事上胡说。既然他开口了,必然是有相当的把握,或者喻文州有相当的把握。但另一方面,喻文州既然肯派自家副手来专程质问,而不是直接动手,就说明他也不想真的和嘉世起冲突。

        苏沐秋略一思忖,反而微笑起来:“嘉世不做麻醉剂生意,你是知道的吧。”

        他笑容温和又十分诚恳,是那种可以印在杂志封面的标准弧度,但黄少天却从其中嗅出了危险的气息。苏沐秋这种笑容他不仅见过而且印象深刻,当年不到二十岁的青年扛着Mk48①,笑眯眯地向海地人扫射时,脸上也是这种表情。

        “知道是知道,但是这玩意儿怎么解释?”黄少天努努下巴,指着那包粉末。当年苏沐秋和叶修因为坚持这一点,不惜和陶轩决裂,甚至让嘉世走到分裂的地步,“你们以前不做,但是此一时彼一时,有人可是看到了嘉世的人。你们做什么都无所谓,但起码不和海地帮交易这是我们约定好的吧,这个你们总不能抵赖吧!这批货是上个月底来的,海地佬们想脱手,但是买家里有蓝雨的朋友,所以被我们截下了,我们也看到了和他们接头的人。再说了你也知道这种东西那些哥伦比亚或者委内瑞拉佬是搞不来的,安第斯山只能种古柯树,可种不了罂粟。而且那些人我们也都盯着,他们现在根本不敢和海地人一起搞三搞四。”

        黄少天说起来没完没了,但其中唯一重要的信息是“嘉世的人”被看到了。

        “我觉得你有点误会,我们不碰这些东西,这一点从没改变。其次我们也一直遵守着约定,你以为嘉世和海地人的关系比你们好吗?”苏沐秋眯起眼睛,笑容更深,语气却愈加冰冷,“再说了,你们是怎么确定那是‘嘉世的人’的?”

        按照黄少天的意思,蓝雨一直试图监视海地帮的几个重要人物,他们一旦露面马上就会被盯住。其中一个在比斯坎岛同一个游客打扮的人碰了面,被蓝雨发现,一路顺藤摸瓜。发现对方同嘉世的船队有接触,喻文州也很震惊,而且和嘉世相比他更不想生事端。思来想去,他觉得这应该不会是叶修和苏沐秋的意思,他同这两个人认识近十年,行事作风还是了解的,这多半是下面人弄的私活。所以他才让黄少天亲自跑这一趟,最好的结果是嘉世自己出手清理门户,他们可以坐享其成,如果嘉世否认那蓝雨也可以毫无顾忌自己动手解决麻烦。

        “……我明白了。”叶修说。他有点头疼,显然嘉世有人在他们眼皮底下做麻醉剂生意,而且恐怕不是一回两回了。选择和海地帮交易也是聪明之举,对方身处困境饥不择食,他们有机会漫天要价,同时海地人作为敌人绝对不会向嘉世走漏风声。连续两次,嘉世都是从盟友那里偶然得到的消息,算是运气好。

        不过话说回来,这倒也是当初建立执法委员会的动机之一。

        更让叶修头疼的是身边这个人,他看都不用看就知道苏沐秋在想些什么,只能带着安抚意味地捏捏他的膝盖。

        苏沐秋冲他笑了笑,眉眼如常,眼底却酝酿着风暴。他转头对黄少天说:“回去转告文州,这件事不是我们做的,但也不能说和嘉世没有关系,我们会解决的”

        黄少天看看他又看看叶修,狐疑地问:“那如果再碰到这样的事,我们就地解决也没问题是吗?”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苏沐秋摆了一下手,斩钉截铁地说,“不用担心,就这样。走吧,去看看你们家崽子挑得怎么样了。”

        趁着黄少天还在犹豫该反驳“不会再有下一次”的结论还是“崽子”的用词时,苏沐秋迅速扯着他走向靶场。叶修慢吞吞地起身跟在他们后面,还在想着过会儿要怎么安抚暴躁的苏沐秋,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了一下。

        这手机是苏沐秋逼着他用的,知道的人很少,登记的也不是他的名字。

        他划开屏幕,有一条新信息,只有简单的三个字:找到了。

        哈,事实证明,他们的运气确实很不错。

 

        卢瀚文在靶场玩得相当开心。

        苏沐秋的军火库大概比美国陆军试验场里的型号还要丰富,他跟着喻文州和黄少天学过射击动作,上手极快,乔一帆也耐心地意义指点。看到黄少天几个人走过来,卢瀚文兴奋地冲他们挥了挥手上的枪:“黄少!黄少!你看——”

        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骤然响起。黄少天被耳边突然想起的枪声惊得一跳,下意识后撤一步转头向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过去。苏沐秋手里握着两支伯莱塔92FS,刚刚同时开火,声音也交叠在一起。而十几米外的卢瀚文还愣在那里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手举在半空中,一瞬间只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呼啸着擦过双鬓。

        “我靠老苏你干什么!瀚文你没事吧!有话不会好好说吗,你打着他怎么办!不对啊你这枪放在哪之前怎么没看到?”

        苏沐秋手指勾着握把,两把花纹繁复的手枪在他手里轻巧地转了一圈,枪口朝下,“你家BOSS没教过你吗,靶场的第一条规矩,枪口永远不准指向别人。”

        卢瀚文涨红了脸,看看他又看看黄少天。苏沐秋脸色没显得生气,语气像是平常地教导第一次摸枪的新人,让人没法联想到还飘散在几个人身边的火药味,但卢瀚文却觉得他身上的低气压都沉重得要凝结成实体了。

        “对不起前辈,我不是有意的……”

        叶修在后面啧了两声:“没事儿,你挑的什么枪拿来看看。不过少天啊,你们蓝雨这教育质量堪忧,这种常识都不给教,你们可别耽误了人家小孩子的未来。”

        说完他也不理会黄少天一大串“滚滚滚”的文字泡,伸手从苏沐秋手里拿走两把枪,掂量了两下,“沐秋,你这枪是不是该上油了?”

        苏沐秋对手里的枪械一向用心保养,定时清洗、上油养护从不落下,他日常携带的这两把伯莱塔92FS②更是宝贝得很,上周才刚刚保养过。但他清楚叶修的意思,也知道自己大概是吓到蓝雨的小孩了,乖乖把枪交了出去。

        卢瀚文手里拿的是一把斯普林菲尔德XD③,叶修赞许地点点头:“小孩眼光不错。手枪和长枪不一样,要保持手感必须大量练习,反正蓝雨有钱,让少天多给你买点训练弹,成箱买还能打折。过来,现在我教你怎么拆解保养。”

        叶修“咔”地将弹匣退出来,又拉开枪栓取出弹膛里的一颗子弹。他清楚苏沐秋在这方面有点强迫症,不光弹匣要上满15颗子弹,还要时刻保持膛内有弹的状态。

        “这是个好习惯,”叶修按下分解按钮,熟练地将套筒拆下,同时点评着,“多一颗子弹,有时候可能会救你的命。”

        “或者救你身边人的命。”苏沐秋站在他身后,胸膛紧贴着叶修的后背,意有所指地补充道。

        他们明明是在给人讲解,这人却故意在他耳边说话,温热的气息烘得叶修耳尖发红,不自在地耸了耸肩,但嘴上依然反击犀利:“但是像你们苏大大这样的就纯属强迫症。如果长期不开火还装满子弹的话,只会磨损弹仓和枪膛。另外伯莱塔比较特殊,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了在枪膛多压一颗子弹,套筒也是开放式的,一般的手枪没这样的设计就比较麻烦。”

        叶修取出复进簧和复进簧拉杆摆到一旁,抽出枪管,又拿起手边的螺丝刀卸掉握把两侧的国王木贴片,一支伯莱塔92FS被他干脆利落地拆卸完成。

        “看懂了?”叶修问旁边的少年,现在手枪结构大同小异,XD也是一样的拆法。

        卢瀚文乖巧地点点头,然后指着另一把同样的手枪问他:“我能拆拆试试吗?”

        “不行。”苏沐秋抢先一步答道。

        “不行,”叶修也马上说道,“他有点洁癖,枪不给外人碰的。”

        “但是叶前辈就可以啊!”

        苏沐秋咧嘴一笑:“他是内人。”

        饶是叶修这样脸皮厚的也禁不住有点脸色发烫,顺势给了苏沐秋一记不轻不重的肘击。

        “我靠你们两个注意一点影响啊!”黄少天也被他们的没下限给震惊了,一把将卢瀚文拉到身后,“我家瀚文还是个孩子!你们注意场合注意形象好不好,把我家瀚文带坏了怎么办!”

        苏沐秋冲他翻了个白眼,“你有立场说这话吗?有你和喻文州,带坏小孩子的事怎么也轮不到我们啊。”

        黄少天脸色一下子涨红了,大爆语速:“你你你不要胡说啊,我和我们BOSS可是纯洁的友谊,谁和你们似的这么没脸没皮啊,我们那是并肩战斗的友谊懂不懂,我和你说你这是造谣诽谤你知不知道!瀚文你别听他们瞎说啊!”

        叶修哈哈一笑,“魏琛早把你和喻文州那点事爆了个底朝天你知不知道?”

        黄少天语塞,有个对你知根知底的前辈跑到别家去是什么感觉?魏老大你害死我了……

        叶修没再理他,指使着苏沐秋拿来工具,自己依样拆开另一把92FS,用软布简单擦了擦枪管和内测套筒的火药残渣,然后仔细地给零件一一涂上枪油。他手生得好看,手指修长白皙,骨节分明,柔软的指腹抚过覆着黑漆的钢铁,强烈的反差中带了某种独特的刺激。叶修清晰地感觉到身后苏沐秋的呼吸粗重了几分。

        “咳咳,”叶修让他搞得有点不自在,转身把东西往他手里一塞,“剩下的你自己来吧,苏大大。”

        苏沐秋笑着把东西接过来,继续给卢瀚文演示。

        他这两把枪是伯莱塔的限量型号,黑色的枪身和套筒上饰以繁复华丽的蔓藤和网格花纹,全部是以手工雕刻而成的浅浮雕。侧面伯莱塔公司和枪支型号的字样全部用黄金镶嵌,握把两侧贴片是木纹细腻的国王木制成,枪管则覆以镜面黑漆,因为特有的开放式套筒设计而能看到枪管上金色的伯莱塔三箭标志,意大利人的浮夸在枪械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

        叶修最早是在一次展览会上看到的这把枪,他觉得这种浮夸的风格应该会合苏沐秋的口味,限量编号又恰好是1021,咬咬牙花了一个让他都觉得肉疼的价钱买了下来。之后叶修一直想再找到一支配套的一起送给苏沐秋,但是寻寻觅觅近一年也没能如愿。这版限量多数都在收藏家手中,虽然没有稀少到在市面上遍寻不到的地步,但要一支特殊编号的却难上加难。他瞒着苏沐秋辗转问了不少和嘉世有往来的商人,都一无所获。苏沐秋也多少察觉到了他的动作,但一直没见叶修说什么,他也就没再关心。

        直到后来有一次,叶修一大早被苏沐秋从热乎乎的被窝里挖出来。

        “赶紧洗漱下楼,帮我擦枪。”

        “不去,我困着呢……”叶修懒洋洋地动了两下发现挣脱不开,干脆挂在他身上不动了。

        擦枪保养,他才不去呢,苏沐秋的收藏可是字面意义上的数以百计。往常这工作都是苏沐秋带着邱非、闻理几个年轻人搞定,偶尔苏沐橙在家时也会帮忙,一旦哪个人有事时就只能到处抓壮丁了。

        “你忍心让我一个人干?”

        “买买买的时候你就应该有这个心理准备啊苏大大。放开我,我再睡会儿,这才几点呢。”

        苏沐秋捏着他的脸使劲地左右晃了两下,嘴里嘟囔着“爱呢”,看叶修真的没有反应,只好把他丢回床上,叶修迅速地滚了一圈把被子缠在身上。

        苏沐秋憋着笑,故意叹了一口气说:“好吧,那我一个人去。唉,我本来看他们今天进的食材不错,中午还想下个厨呢,现在看来是没时间了,你醒了自己去后厨找点吃的吧。”

        拿吃的威胁他,这招用了十年腻不腻啊。叶修在床上翻来覆去滚了一会儿,最后屈服于利益诱惑,洗漱好披件外衣就下了楼。苏沐秋正盘腿坐在地上,面前放着两桶矿物油和一把压缩气枪,身边堆着成山的盒子,手上正飞快地拆解着一把黑金相间、华丽镶嵌的手枪。

        “这是……红男爵?你从哪搞来的?”叶修震惊地看着他手上的鲁格P08④,这可是有钱都未必买得到的东西。

        苏沐秋扬起头得意地冲他笑,“你猜?”

        叶修还没完全清醒,懒得猜,“你悠着点,别把钱败光了,记得起码把沐橙的学费留出来。”

        “你说我败家?”苏沐秋眉毛高高挑起,又伸手过来掐他的脸,“平时是谁挣钱,嗯?”

        嘉世的大多数生意都是苏沐秋谈成的,他一副好皮相见谁都面带笑颜,又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天生的奸商本领,叶修更喜欢简单直接效益显著的工作,在战场上横行霸道,乐得把这些繁琐又虚与委蛇的事情都丢给他去忙活。

        “你挣钱你挣钱,快松手,你不知道自己手劲多大吗。你老掐我脸干什么?”

        “手感好。”苏沐秋手指松了劲,在他脸上轻轻拍了两下,“别废话了,过来帮忙。”

        叶修在他身边坐下,认命地抱过一个木盒准备把枪取出来,却发现这个盒子的做工和正面硕大的三箭标志有点眼熟。不过苏沐秋本来就偏爱伯莱塔,收藏品里有几把也很正常……叶修打开盒子,心里靠了一声。

        不光和他那支是同款,编号还是0529。这算什么事啊,他苦苦寻找了快一年的枪,到头来居然就躺在自家的军火库里。

        苏沐秋看他脸色一变再变,奇怪地问:“怎么了?”

        “你等会儿。”叶修几步窜上楼,很快抱着个一模一样的盒子下来了。

        苏沐秋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叶修一向对限量、特别版之类的不感兴趣,青睐简单可靠的量产型号,而且他惯用的手枪也不是伯莱塔。

        “你什么时候对这个感兴趣了?”

        叶修呵呵一声,把木盒塞进他怀里。

        苏沐秋看着这个和他的藏品一模一样的木盒,还在纳闷:“你前段时间偷偷摸摸地到处打听,就是为了这个?你喜欢怎么不直接跟我说,要什么型号都有啊。”

        叶修心里还在懊恼,自己白白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实在是够傻。他偏过头不去看苏沐秋,硬梆梆地撂下一句:“给你的。”

        这把枪和苏沐秋收藏的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只在编号。苏沐秋稍加思索,就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禁失笑,放柔了声音道:“叶修,你怎么想起来要送我这个的?”

        “超市打折顺手就买了,专心擦你的枪去。”

        “唔,打折啊……”苏沐秋把手上的东西放到一边,笑着把他拉进怀里,“那叶大大你运气不错啊?我的运气也不错。”

        “你——”叶修还想呛他两句,当刚一转头就被苏沐秋放大的面容占据了整个视线,接下来的话全被淹没在温热的唇舌交缠之间。

        苏沐秋表达感谢的方式非常直白,那天叶修被他按在冰凉的地板上折腾了一个下午,这人急色起来连去卧室都顾不上。最后叶修枪没擦完,大餐没吃到,自己反而被人吃抹干净,还被地板硌得腰酸背疼,他看着苏沐秋喜滋滋地把两把枪插进枪套,觉得自己是脑子被枪托砸了才会干这赔本买卖。

        “苏沐秋,我们需要谈谈。”叶修扶着腰,语气非常严肃地开口道。

        “晚上想吃什么?”苏沐秋笑着看他。

        那个笑容明亮得近乎耀眼,不是礼貌性的微笑,也不是虚与委蛇的假象,而是只向他显露、只有他看到过的毫不掩饰的真心。

        叶修在心底叹气,虽然被一个笑容就轻易收买实在是不划算,但谁让这个人是苏沐秋呢?

        那之后苏沐秋就把随身配枪换成了这一对,曾跟随他多年的一对M9光荣退役,有一段时间叶修看到这两把枪就忍不住要呲牙。苏沐秋本来就有点迹象的洁癖也愈发严重,高调又华丽的配枪不给碰不给摸,惹得嘉世一众人眼馋。

        卢瀚文听闻他这枪不给外人碰,也就乖巧地“哦”了一声,拿起自己的斯普林菲尔德XD练习起来。

        黄少天看看卢瀚文专注的神情,对苏沐秋说:“来一趟帝国湾也挺麻烦的,你们这儿还这么冷,老苏你正好把配件什么的也都给瀚文配齐呗,战术导轨、电筒、消音器什么的。”

        “你这是要培养海豹呢?”苏沐秋无语。

        “就是,选好了就赶紧滚,我们这儿可不管饭啊。”叶修跟着说。

        折腾一番送走了蓝雨的一大一小两个,苏沐秋立刻收敛起脸上的笑意,眉眼之间阴云密布,咬牙切齿地说:“这帮人……胆子够大的,用嘉世的人、嘉世的名义。你说他们这么干多久了?我们被蒙在鼓里多久了?”

        叶修把莫凡发来的地址给他看:“不管怎么样,这都是最后一次了。”

        他们连续两次失手,大概这段时间都会噤若寒蝉,不敢妄动。

        苏沐秋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两行字,总觉得这个地址有些眼熟,但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

        “这是哪里?”他皱着眉头问,“你记得陈夜辉有这么个地方吗?”

        叶修摇摇头,他对陈夜辉都印象不深,何况是他的住处。他打开地图划了两下,找到这个地址,“好像是片普通社区,我现在过去看一眼,顺便把人带回来。”

        “行,你注意安全。”苏沐秋瞥了一眼时间,“车钥匙在我大衣口袋里,黑的那件。”

        他车库里常年准备着一辆其貌不扬的老款福特,表面破旧掉漆,但发动机和变速箱都是经过了专门改装,挂着无法追踪的伪造车牌,为的就是应对一些“特殊需要”。

        叶修点点头,刚转身要走又被苏沐秋叫住。

        “叶修,这次要按照我的方法解决。”

        苏沐秋暗金色的眼睛像是熔化的金属,危险地沸腾翻滚着怒焰。这个人孤儿出身,自小与妹妹相依为命,被迫走上最险恶的一条谋生之路却能安然无恙地活到现在,靠的不光是长袖善舞或是摆弄枪械的本事,更是隐藏在温和表象之下野兽般的冷酷直觉和狠戾手段。

        如果他们的猜测没错的话,这些人就是辜负了他难得的善意。

        “……等我回来再讨论吧。”叶修叹气,说完就快步走了出去。

 

 

 ①Mk48:美国海军特种部队使用的一种7.62mm口径轻型机枪,比利时FN(国营赫斯塔尔)公司制造。


②伯莱塔92FS:意大利伯莱塔公司生产的9x19mm派拉贝鲁姆口径的手枪,在美国军方举行的试验比赛中胜出,1985年取代服役超过70年的柯尔特M1911成为美军的制式手枪,美军采用后将其重新命名为M9。这枪非常有名,在各种电影电视剧里常出镜,伞哥手里这把是伯莱塔公司生产的限量版之一Engraving N08,这款真心华丽又低调。

 伞哥这枪长这样:




③斯普林菲尔德XD:美国斯普林菲尔德兵工厂生产的手枪,有多种口径。由于大量采用工程塑料从而减轻了重量,整枪尺寸在全尺寸手枪里也属于比较小的,便于携带。斯普林菲尔德Springfield还有个译名叫做春田,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个翻译……


④鲁格P08:德国一战到二战时期的制式半自动手枪。“红男爵”曼弗雷德·冯·里希特霍芬是一战德国的王牌飞行员,专门为纪念他而生产的鲁格P08全球仅25支。

 这枪长这样:



写起枪就刹不住车……

新的一年希望自己更新更勤快吧!

评论(9)
热度(46)
© 深龙水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