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Triumphus 06

    

黑手党paro,名字是拉丁语凯旋式的意思;“帝国湾”是《黑手党2》里面的城市,原型是纽约,拿来当背景用了。        

注意:有莫橙


最近太忙,这章也拖了很久,写的也有点混乱了……   


传送门:01  02  03  04  05


        莫凡拢紧围巾,身子不安地动了动。借着灯光他能清楚地看到在屋内来回走动的一个身影,但并不是他一路跟踪的陈夜辉。这个人比陈夜辉更高一点,肢体语言激烈,像是很激动地在说些什么。叶修发来消息说自己已经在路上,让他留在原地等待。他看看手表,算了一下从试验场到这里的时间,有些不好的预感。

        这第二个人在叶修和苏沐秋的预料之内吗?

        莫凡深吸一口气,压低身子快速穿过相邻两栋房子之间的草坪,窜入屋角的阴影中。夜色渐深,周围早已没有了溜猫逗狗的居民,即使从窗户刻意张望也很难发现他的身影。常年独来独往让他隐匿身形的本事练得炉火纯青,听力也十分敏锐。他抵在墙边,小心翼翼地往窗边挪动,希望能听到点什么,最好是——

        “咔!”

        屋内传来一声奇怪的声响,让莫凡立时僵在了那里。这种声音一般人难以分辨,但他却熟悉得很。

        经过消音器处理的枪声……

        这肯定不在他们的预料之内了。

        他缩在袖子里的手握紧了USP,手指轻轻搭在扳机上,屏息留意着屋内的动静。继续等叶修,还是直接闯进去?他没有带开锁工具,在居民区也不可能用枪直接破障,此时屋内的情况也不清楚,贸然闯进去估计是要惹祸上身的。

       但是让人跑了或者出什么事才是更大的麻烦吧?想起叶修交代给他任务时脸上郑重的表情,莫凡直觉地如此判断。他没怎么迟疑,转身快步向房子后面绕过去。这个社区的房屋全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刚刚他借来隐蔽的那栋北面有个偏门,陈夜辉这栋应该也是一样的构造。那一侧远离街道,稍微费点事应该能安静地潜入。

        屋里安静得不正常,连脚步声都没有了。他绕到偏门,老式的门锁,如果有工具的话不是过一两分钟的事,现在却要费不少时间了。他从口袋里摸出随身携带的折叠刀,扳出刀片试探着插进锁眼,动作和呼吸都放到最轻,留意着屋内的动静。屋内突然响起来的声音让他动作一滞,马上判断出了方向,抽出刀片向前门狂奔过去。

        晚了一步……莫凡看着一个黑影窜上停在车库前面的汽车,迅速地启动开走,心里狠狠地靠了一声。那人裹着厚外套戴着帽子,根本看不出原本的身形。

        叶修赶到的时候莫凡正窝在车里喝已经冷掉多时的咖啡。他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进去,问道:“怎么回事?”

        “死了。”莫凡戳戳自己的喉咙。

        他在那人走后撬开门进去看了一眼,陈夜辉喉咙中枪,极近距离射击几乎把脖子和下颌打烂了。周围没有脚印,也没什么打斗的迹象,陈夜辉大概也没有想到对方会痛下杀手。

        叶修烦躁地点上一根烟。对方行动比他预料的要快,也更加果决狠戾,敲掉了链条上最重要的一环。他和苏沐秋虽然心中都有怀疑的对象,但毕竟是嘉世内部成员,没有证据就不能断言。

        而且陈夜辉的死本身也是个麻烦。

        “没人看到你吧?”叶修问。

        “没人,但是可能有摄像头。”莫凡道。社区和住户家里报警系统直接连接着安保公司的终端,他在这里也无能为力。

        “这个我会处理,先回去吧。”叶修下车,在外面站了一会儿把烟抽完才走向自己的老福特。他有时候怀疑苏沐秋简直长了个狗鼻子,半点烟味都能嗅出来。

        “对了,”他返回来敲了敲莫凡的车窗,“回一叶之秋。”

 

        叶修出发之后苏沐秋也开车回了餐厅,给两位半夜出外勤的体力工作者准备好了热饮和夜宵。听完事情经过之后,他的神色也愈发凝重。莫凡记下来的车牌号也没什么大用处,对方有备而来,就是为了杀掉陈夜辉灭口,当然不会因为这种小事把自己暴露,想必也是伪装过的牌照。

        唯一可能有帮助但也比较棘手的,是社区和屋内可能有的监控报警系统。他一边盘算着要怎么搞定,一边还要盯着叶修:“哎,你少吃点。”莫凡在外面辛苦了一天,此时狼吞虎咽也就算了,叶修顶多是开着车出去抽了根烟。

        “怎么了,我吃你几口还心疼啊?”叶修嘴里还塞着点心,抬头瞪他。他今天被来访的黄少天和陈夜辉的事搞得烦躁,苏沐秋又不准他一天抽太多烟,只能吃东西转移注意力。

        苏沐秋掐了掐他像仓鼠一样鼓起来的腮帮子,恐吓道:“小心长膘。”

        叶修冲他呵呵一声:“哥自有分寸。”手上的动作却慢了下来。

        苏沐秋满意地松手,转头对莫凡说:“莫凡,今天辛苦你了。出了这种事多少会有点麻烦,这两天你先出去避一避风头,就当是休个假,暂时不要在帝国湾露面。”

        莫凡犹豫了一下才点点头,又低头大口吃起来。

        苏沐秋反省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话,觉得于情于理都没什么毛病啊。等莫凡走了以后,他戳戳叶修:“他怎么了,感觉不太开心?我说错什么了吗?”

        叶修酒足饭饱十分惬意,不介意给他解惑一下:“人家本来明天要和沐橙一起去看电影的,这下让你一句话给搅黄了,嫌弃你不解风情呗苏大大。”

        “哦,这样——不是,你说什么???看什么电影?他们俩什么时候?为什么我不知道你却知道?”苏沐秋震惊,抓住叶修的肩膀狠狠摇起来,“那是我妹妹!”

        “你看看你,就因为知道你会是这种反应,沐橙才不愿意和你说啊。”叶修知道这对自我定位为通情达理好哥哥的苏沐秋大概颇为打击,但他被晃得头晕,实在挤不出什么同情心。

        苏沐秋沉默不语。

        ……好像真的有点难过了?叶修有点无奈:“至于吗,沐橙又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我看他们俩应该还不算是正式交往吧,顶多算是比较好的朋友,所以才没特意跟你说。”

        苏沐秋回忆了一下妹妹近来的表现,勉勉强强接受了这个说法,但马上又纠结起来:“怎么是莫凡呢?”

        “还不是你每次抽不出空来的时候,都让他去接沐橙。”

        “那是因为只有他闲啊,不然我让谁去?包子,他认识路吗?小安和罗辑,他们俩连沐橙都打不过吧,真出了事有什么用?”

        苏家兄妹从小在街头长大,苏沐秋教了妹妹不少防身招数,但这样他也总是不放心,尽量都找人接送。莫凡是最常被他差遣的一个,但他的本意可不是这个。

        他并不是对莫凡这个人有意见,相反他还相当喜欢这个寡言少语的年轻人,沉稳冷静又认真可靠,在叶修最艰难的时候同他并肩作战,作为同伴无可挑剔。但是在牵扯到苏沐橙的时候事情又不一样了,这不是莫凡的问题。如果可能,他希望自己的妹妹能远离所有从事他们这个行业的人。

        苏沐秋自己没有过选择的机会,他是被现实强推着踏上了这条艰难又残酷,危险重重又无法回头的谋生道路。但是他十几年来拼命挣来的一切,使得他妹妹有机会摆脱这条道路。同时他也很早就清楚,从这这种行当的人几乎不可能安详终老,他只是不希望妹妹把后半的人生也寄托于这样一个人身上。

        叶修明白他的意思,苏沐秋是关心则乱,但是苏沐橙和她哥哥一样有主见,对自己的人生道路自有打算,她认定的事大概谁也改变不了。

        “沐橙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你瞎操心也没什么用,你亲妹妹你还不了解吗。”叶修无奈,“再说了,莫凡是自己人,知根知底,总比沐橙领回来个陌生人要好。”

        他忍住了没吐槽,你这个上过通缉的亲哥哥还杵在这儿呢,沐橙难道也要和你撇清关系?眼见苏沐秋情绪低落,他也不忍心再在这种事上打击对方。

        苏沐秋抿着嘴不说话,半晌之后才长叹一声。

        “唉,你说得对。”

        他这么干脆地承认,倒是让叶修有点不适应。他以为苏沐秋起码要和他再争辩几句,连反驳的腹稿都打好了,这下反而全都憋了回去。

        “但是我也不能就这么不管不问,”结果苏沐秋接着说,“明天我去问问沐橙,不行,你把莫凡叫回来我先问问他。”

        “……”

          叶修觉得没法和这人说话了,打了个哈欠上楼睡觉。

 

        叶修起床时苏沐秋又不在身边,迷迷糊糊地飘下楼看到这人坐在昨晚同样的位置,腿上放着台笔电,不停敲敲点点。

        “沐秋,你一晚没睡?”叶修走近他,不禁有点嘴角抽搐,“不是吧苏大大,不就是你妹妹交了男朋友么,至于这样?”

        “你醒啦,”苏沐秋揉着太阳穴转过头来,语气略微带着疲惫,“不是,你瞎想什么呢,沐橙这事儿……她开心就行了。我在看那片区域的监控系统。”

        “哦,那结果怎么样,麻不麻烦?”

        苏沐秋活动了一下肩颈,苦笑道:“我折腾了一晚上,你说呢?”

        “辛苦了啊,苏大大。”叶修笑起来,凑上去快速在他嘴上亲了一下,干燥的嘴唇相贴,本来只是一个浅尝辄止的吻,却被苏沐秋抓住了破绽,按住后脑加深了这个吻,舌头伸进来同他纠缠,呼吸被掠夺,心跳被掌控。

        “唔……沐秋你……大清早的……”叶修在亲吻的间隙断断续续地叫着他的名字,“……注意影响……”

        苏沐秋放开他,两人仍然额头相抵,嘴唇相贴,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打在叶修的鼓膜上,让他身体一阵战栗。

        “叶修……”

        “嗯?”

        “你是不是没刷牙?”

        “……”嫌弃啊?嫌弃你还亲上来?

        叶修克制住一拳揍上这张脸的冲动,推开苏沐秋高冷地呵呵一笑,转身去洗漱了。等他把自己收拾利索出来,正好看到苏沐秋也收了笔电站起身来。

        “早饭我都准备好了,快点吃不然要凉了。肖时钦那边来消息了,你下午没什么事吧,和我过去一趟。”

        “唔,没事,”叶修在餐桌边坐下,稍微回忆了一下最近的工作,“那我叫包子来开车。”

        “不用,我叫王泽过来了。牛奶还是麦片?”

        叶修愣了一下。王泽也是从陶轩时代走过来的老资历成员之一,能力和天赋算不上顶尖,但也勤恳努力,行事利落可靠,而且他也是个喜欢玩枪的,苏沐秋有时也会提点他一下。但他始终没能参与嘉世的核心业务,在叶修看来,他胆量和实力都还远远不够。平日跟在叶修和苏沐秋身边的多是包荣兴、乔一帆他们,还有尚未成为正式成员的邱非,王泽另有工作。

        “你知道什么了?”叶修问。

        “那个地址,我就说很熟悉,昨晚我调取监控的时候想起来了。你还去过现场呢,一点印象都没了吗?”苏沐秋坐到他对面,“你要牛奶还是麦片?”

        “牛奶就行,”叶修努力回忆,“真不记得了,那地方我去过吗?”

        “前年感恩节。”苏沐秋提示他,给自己倒了些麦片。

        叶修冲他茫然地眨眨眼。

        苏沐秋叹了口气,解释道:“那栋房子的所有人是王泽的母亲,他替他母亲买的,装修完了之后还邀请了不少人过去,正好就是前年感恩节。你也去了,就是方锐他们把你灌醉的那次。这么说有印象了吗?”

        说到这个叶修有了点模糊的印象,“好像是有一次,很久了吧。你也知道我喝多了什么都不记得,我连谁灌我的酒都不记得,哪还能记住他家房子长什么样。”

        他喝酒不算一杯倒,也绝对抗不过三杯。叶修自己也有自知之明,早年能躲尽量就躲,躲不过就拉苏沐秋挡酒。后来生意越做越大,很少有人再敢灌他酒,特别是苏沐秋在场的时候。那次去王泽家是个例外,在场全是嘉世的自己人,他没什么戒心,两瓶饮料喝下去猝不及防地一头栽倒在旁边人的怀里。他拿过瓶子才发现那是低度数的果酒,始作俑者方锐当时加入嘉世还不久,不清楚叶修的酒量,站在一旁目瞪口呆。

        “你啊……”苏沐秋拿他没办法,继续说起正事,“那栋房子王泽的母亲没住多久,好像是又回了蒙大拿的老家,之后大概一直空着。这点我也不是很确定,让罗辑去查了一下,那栋房子两年来一直没有出租记录。”

        “你知道的还真多……” 

        叶修在嘉世一直是个甩手掌柜,他在战场上横行无忌,但家族里的琐事即使看在眼里也很少往心里去。同战场上酣畅淋漓的胜利相比,这些事甚至不值得他付出精力。而苏沐秋不同,他温和的笑颜之下掩藏的是更加深沉缜密的心机,他了解家族里的每一个人,从他们的出身、经历、家人到他们的惯用手,他会在记得在圣诞节给每个朋友送去合适的礼物,但同样也会记得他们所犯过的每一个错误。

        “而且陈夜辉和王泽算不上关系很好,他一出狱不回自己家,反而去投奔王泽,这是说不通的,他最好给我一个合理解释。”

        话说到这步已经很明显了,叶修叹了口气:“别今天动手。”

        苏沐秋挑起眉毛看着他:“我是那么沉不住气的人吗?”

        当然不是,但这件事上叶修没有把握,他知道苏沐秋三年来一直耿耿于怀。他不想再争论这件事了,埋头解决早餐。

        他欲言又止的神情被苏沐秋看在眼里,男人越过桌子攥住他的手腕,沉声道:“我给过他们第二次机会了,不会再给第三次。”

        苏沐秋手劲大得惊人,像是要把他的骨头捏碎一般,叶修明白他是故意的,就是想要让自己疼,越疼越好。他忍着不去挣扎,问道:“如果是陶轩呢?”

        “陶轩也一样。”苏沐秋回答得斩钉截铁。

        苏沐秋是对的,甚至可以说正因为是陶轩,才更不能放过。这个人虽然已经隐退,但对嘉世的影响力犹在,任何时候都是一个不安定因素。

        “……沐秋你的麦片要凉了。”

        苏沐秋盯着他,突然笑了起来,冷峻的神色松动下来,手上也松了劲,搭在被自己捏出红痕的地方轻轻揉着。

        “嗯,先吃饭。”


评论(11)
热度(48)
© 深龙水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