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叶修生贺 失眠症

背景同Triumphus,伞修两个都是黑帮成员……不过这个背景不重要。

通宵的产物,没有文笔,也没有逻辑。没有写出有男友力的老叶,只写出了睡眠不足的老苏=。=


叶修,二十岁生日快乐啊!

 

        “完事了?等我抽完这支。”叶修看着向他走过来的男人,嗯,衣衫齐整,神色平静,看来是很顺利了。

        苏沐秋点点头,手上动作麻利地把手枪卸成零件,在台阶上敲弯后丢进下水道里,然后站起来抖了抖外套,像是很嫌弃上面沾染的一丝硝烟和血腥味。但是等叶修凑近了,还是能看到他脸上遮掩不住的疲惫。

        他把一口烟圈喷到苏沐秋脸上,后者吸了吸鼻子,挑眉看他:“换新牌子了?”

        “你不是嫌以前那个太呛人吗?”

        “难得见你这么从善如流。”

        叶修呵呵一声,丢掉烟头,“走吧,我开车,你先睡会儿。”

        “行,”苏沐秋也确实累得够呛,在这人面前没有必要强撑,“你到了加油站叫我,换我开。”说完他钻进副驾驶,放心地闭上眼睛。

        叶修瞥了他一眼,从后座拿大衣盖到他脸上,才坐到驾驶席发动汽车。苏沐秋埋在大衣下面轻笑出声,把衣服扒拉下来盖好,带着笑意偏过头睡去。

        既然工作已经搞定,他们也不赶时间,叶修车开得并不快。开车的间隙他时不时会瞟一眼苏沐秋,这人偶尔睫毛抖动,侧身换个姿势,睡得并不踏实。他知道苏沐秋昨晚也没有睡好,又失眠了大半宿。

 

        这是个老毛病了。

        叶修刚被苏家兄妹收留时,简直被苏沐秋折腾到生不如死。严格来说他不算是失眠,只是神经绷得太紧,习惯浅眠,一丁点动静就能惊醒他。当时家里唯一一张床理所当然地留给苏沐橙,而他俩就只能挤在放平的沙发床上。初到苏家的叶修就算身体再疲惫,在陌生的环境里也很难马上睡着,辗转反侧间一偏头,赫然发现苏沐秋睁着眼直愣愣地盯着他。

        “你……”看着那双在黑暗中也熠熠发光的眼睛,叶修一下子有点懵,顾及到已经入睡的苏沐橙而压低了声音,“……也没睡呢?”

        “嗯,这就睡了。”苏沐秋含糊地应道,身子躺平回去。

        叶修也闭上了眼,但还分神留意着身边人的动静,许久之后才感觉苏沐秋的气息平缓下来,他自己也疲倦地睡去。但他不知道的是,苏沐秋放缓了呼吸,神经却没有放松下来,眯缝着眼睛一夜未眠。

        第二天两个人都不出所料地顶着黑眼圈爬起来。

        后来叶修知道,这是苏沐秋几年来养成的习惯。一个十几岁的孤儿带着妹妹,在街上讨生活,他们经历过的事情、遭遇到的恶意,同叶修之前十五年养尊处优的生活是完全不同的。这个看上去脸色柔和,总是面带笑意的少年,心底却有着野生动物般敏锐的直觉和警惕,任何轻微的声响异动都能把苏沐秋惊醒。

        一段日子相处下来,叶修渐渐适应了苏家的生活,也能轻松入睡了。但是他偶尔起夜,还是能看到身边少年蹙紧眉头,半睁着眼的样子。

        “又把你吵醒了?” 

        “……嗯?”苏沐秋揉了揉眼眶,装出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没有,我睡着呢。”

        说胡话不打草稿啊?叶修有点想笑,又故意不戳穿他:“你也能睁着眼睡觉啊,就像你上次给沐橙买的那本中国小说,里面那个谁来着?”

        “是啊,厉害吧。”苏沐秋打个哈欠,“行了快点睡吧。”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叶修看着他发白的脸色和一天比一天严重的黑眼圈,提议道:“要不我打个地铺吧?”

        苏沐秋一下子瞪大眼睛,“你开什么玩笑,这么冷的天,睡地上是想找死吗?”

        “哪有那么严重,无非就是多铺床被子——”

        “再说家里哪有多余的被褥给你。”

        “……”

        好吧,这种事情上他说不过苏沐秋。

        “行了快点睡。”失眠有点暴躁的苏沐秋粗暴地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翻身用后脑勺冲着他不再说话了。

        叶修盯着他乱糟糟的浅棕色头毛,越发觉得这人像是上次他在临街看到的那只橘猫。看着可爱但却相当难接近,警惕又高傲,聪明到在感受到善意之前往往先察觉到恶意。不过一旦逗弄熟了,又意外的亲人。不过还是没有猫可爱,猫的话他还可以上手撸两把毛,一个睡不着的苏沐秋他可不敢。

        他这么胡乱想着,带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笑意重新躺下。

 

        苏沐秋当然不是流浪猫,后来叶修在心底默默修正了这个印象。

        这家伙更像是在街上游荡的郊狼。

        他惊讶地看着苏沐秋从沙发夹缝里抽出的短刀,繁复的刀纹和木质的手柄看上去就价值不菲,不像是这个简陋的家里该有的东西。所以这家伙不仅仅是浅眠,还一直在床底下藏着刀?

        “厉害啊苏大大,看不出还有这么好的存货。”

        苏沐秋咧了咧嘴,这刀当然不是他的,是他带着妹妹逃出孤儿院时从一个死掉的倒霉蛋身上捡来的。他手指灵活地摆弄着刀柄,十分浮夸地挽了个刀花。“怎么样?”

        叶大少爷也是上过一点防身课的,对他这种无意义的炫技十分瞧不上。“花拳绣腿,玩刀嘛,特别是这种小刀,要的可是一击致命才行。这刀你实战用过吗苏大大?”

        苏沐秋扯起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好的,懂了。

        苏家兄妹早先的事情他是听说过的。他们从小寄身的那所孤儿院名义上是天主教会开办的,背后却是教会人员和当地的黑手党勾结,掩人耳目用的一个窝点,收养的几十个孩子也不过是做做样子。后来在一次黑帮火拼中这家孤儿院被卷了进去,多名儿童死亡的新闻还曾在当地引起轩然大波。

        从那样的环境中,只身带着妹妹逃出来的人,你说他有没有用过?

        苏沐秋捏住刀刃,把刀柄一边递给叶修。

        “干什么啊?”

        “还说我花拳绣腿,叶大大你也给我比划两下。嗯,拿着呀。”

        叶修接过短刀,凌空挥舞了几下,又用指腹小心翼翼地抚过锋利的刀刃和反复锻打形成的漂亮刀纹,“确实是好刀,在你手里有点暴殄天物。”

        苏沐秋没生气,反而笑起来:“刚跑出来的那段时间,我一定要握着刀才能睡着。不过睡着了也总是做梦,反倒还是清醒的时候更轻松点。”

        “现在呢,不需要了吗?你要是非要握着刀睡也不是不行……嗯,你睡着以后还是挺老实的,我勉为其难可以接受。”叶修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和一个手握凶器的人同床共枕……不过要是苏沐秋的话,似乎也还好。

        “想什么呢,”苏沐秋翻了个白眼,“我就是和你说一声,刀在这里。以后如果我不在家的时候,万一遇到了什么情况……总之有备无患。玩完了你就自己放回去吧,我去做饭了。”

        “今天来点肉呗苏大厨?”

        “你说句好听的,我考虑一下。”

 

        和苏家相处日久,他们都习惯了睡觉时身边多出的一份体温,苏沐秋失眠的状况稍有好转。但是十几岁的男孩子正是个头疯长的时候,沙发床很快就显得拥挤起来。特别是到了夏天,后背相贴,手脚相抵,叶修稍微动一动就会触到身边的人,搞得他连翻身都不敢,只能挺直脊背僵硬地仰躺着。

        这么苦不堪言地过了两天,苏沐秋也察觉到了他不自然的姿势。

        “没事儿,想翻身就翻,我现在都习惯你了。”

        好。叶修用力点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闷热的夏夜里身上的背心被汗水湿透,和沙发粗糙的布料黏在一起的感觉让人烦躁。叶修翻了个身想要趴着,但过了一会儿又受不了布料糊在脸上的感觉,歪歪扭扭地翻成侧躺。

        还是热。

        他刚要再换个姿势,突然横过来一条胳膊牢牢圈住了他。

        “睡觉。”

        “喂,撒手,很热啊……”叶修攥住他的手腕扯了两下,没挣开。

        “别乱动,睡觉。”

        “沐秋,你自己说的你习惯了,翻身不认人啊?”

        苏沐秋不回话了,手臂却更用力地圈紧他,甚至得寸进尺地把一条腿都搭了上来,叶修这下整个人都被他困在怀里。

        “……苏沐秋!”

        热到炸毛。

 

        叶修和苏沐秋两个人都对成年这件事没什么概念,他们连合法的身份都没有,遑论附带而来的一系列合法权利。如果说那一年真对他们有什么意义的话,那就是苏家的经济状况终于改善了不少,也搬进了宽敞一些的新居。

        两居室的公寓,其中一间自然是苏沐橙的房间,他们俩还是要凑活着挤在一间房里,但也已经比沙发床好了太多。

        “你们分床睡怎么样?”陪着两位哥哥挑选家具的时候,苏沐橙突然提议道,“哥哥睡眠一直也不好,连带着叶修你也睡不好。我看电视剧里很多夫妻也都是分床睡的,据说这样有利于提升睡眠品质,你们要不要试试?”

        正在喝水的叶修被一个“夫妻”呛得满脸通红,“咳咳、咳,我和你哥不是——”

        “我没有说你们啊,我就说我看的电视剧嘛。”苏沐橙无辜地微笑。

        苏家兄妹一个两个都是人精啊,叶修一边顺气一边想。

        倒是苏沐秋摸着下巴认真考虑起来,“回去我量一下尺寸,看能不能摆开两张单人床。”

        他们房间不算大,勘勘能摆下而已。而且两张单人床往里一放,除了中间的过道几乎也就不剩什么空间了。但苏沐秋觉得牺牲点空间换个好觉值得,叶修也就由他去了。

        第一次躺上新床的时候,叶修恍惚了一下。几年来习惯了那人的体温,突然分开反倒有些不适应。他睁眼盯着陌生的天花板,感觉到另一张床上苏沐秋呼吸声越来越轻微,像是很快就沉沉入睡,反而更有点不忿。

        把失眠的毛病传染给了哥,自己却睡得这么香?

        不知道闭眼躺了多久也还是毫无睡意,叶修干脆爬起来,拿起床头柜上的烟盒,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因为沐橙在家,抽烟这件事苏沐秋和他都相当自觉,要么厕所关起门来抽,要么就去阳台上吹风。他抽完烟又在阳台上站了许久,等身上的烟味差不多被吹散了才回房间。

        ……不是吧。

        “沐秋?你怎么又醒了?我动作挺轻的啊。”叶修无语。

        苏沐秋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眼睛半眯着像是没睡醒,浑身都散发着睡眠不足的低气压。

        “你干什么去了?”他嗓子沙哑地问。

        “睡不着,抽了支烟,”叶修揪起衣服四下闻了闻,“应该没有味儿了吧。”

        “睡不着?”

        “是啊,”叶修笑着一摊手,“被你传染了,你要怎么负责啊苏大大?”

        苏沐秋垂着眼睛沉默了一会儿,在叶修几乎以为他坐着又睡着了的时候,他拍了拍自己的床。“过来吧,我再勉为其难收留你一晚。”

        好好的有床不睡,非要和一个一米八几的成年人挤在一张单人床上,这也是够傻了。但叶修给自己找好犯傻的理由之前,身体就先一步行动,躺到了苏沐秋的床上,甚至还不忘记长手一伸把自己的枕头勾过来。

        被熟悉的体温包裹住的时候,叶修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可以睡个好觉了。

        第二天苏沐秋就叫来人拉走了两张单人床,换了一张不算大的双人床,美其名曰是要节省空间来放储物柜。叶修翘着腿坐在一旁看他忙活,心里想着这家伙脸皮越来越厚了,一转头就看到他家小姑娘带着智者的微笑注视着自己,不禁老脸一红。

        嗯,看破不说破。

 

        最近几年苏沐秋的失眠症已经好了很多,起码在家里再也不会稍有风吹草动就被惊醒。但是这次他们的工作颇为棘手,也遇到过几次险情,叶修还受了轻伤,让他的神经又绷紧起来。让伤员自己来说,这点皮肉伤根本没什么影响,苏沐秋面上点头同意,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叶修也感觉得到,每晚躺下之后苏沐秋都会盯自己很久,才慢慢入睡。

        这个人,年幼的时候失去了太多,才养成了这样的脾气。他想起昨天早上,他一睁眼就看到倚着床头坐在那里,脸上困倦得像是一夜未眠。他忍不住抓起苏沐秋的手,用力一拉让他躺回来。

        “沐秋,我都说了没事,你用不着这么紧张。”

        苏沐秋往被窝里拱了拱,反手握住叶修的手,长叹一声。

        “只有你和沐橙。”

        他声音很低,但叶修听清了。

        只有你和沐橙,才会让我这么紧张,这么患得患失,永远不想松手哪怕一刻。

        这家伙,还能说他什么?

        叶修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潜到大衣底下握住了苏沐秋的手。这人虽然闭着眼,却没有睡沉,用力地回握住他。

        叶修笑起来,轻轻一踩油门把加油站甩在身后。

        睡个好觉。

 

        最近三次元非常忙,感觉这半年我就一直生活在各种deadline之下,本来生贺也没准备写了……但是这两天看到伞修圈发生的事,非常难过,一下子茫然无措,只有写文能够平静下来,于是临时决定赶一篇生贺出来。

        最后表白一下琉璃太太,虽然她看不到了。


评论(7)
热度(117)
© 深龙水彻 / Powered by LOFTER